拉斯維加斯――一座讓人輕輕鬆鬆、吃吃喝喝、走走逛逛的超級娛樂性賭城。不過,美國卻有一本書,名字很嚴肅:《向拉斯維加斯學習》(Learning from Las Vegas)。這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拉》書合著作者、美國建築師、評論家羅勃•范裘利(Robert Venturi)等人認為,一般人多半無法理解抽象、極簡的現代主義建築語言,群眾喜好的房子往往形式平凡、裝飾多多。而賭城拉斯維加斯五花八門的樣貌,包括那些霓虹燈,正是反映了大眾的喜好。自己也是建築師的范裘利呼籲同行:要與群眾對話,要接受群眾的價值觀,「向拉斯維加斯學習!」

煩請注意:這是個比喻,指精神上的學習,不是指型式上的直接模仿。身為後現代主義建築大師的范裘利,他自己設計的房子並未像賭城般誇張,而且他深知「建築的複雜與矛盾」。但他觀察到的是,現代主義長期發展下來,那近乎統一的國際樣式建築與其塑造的環境,實在缺乏地域與文化特色,未與群眾對話。因此他認為拉斯維加斯建築最有意思的就是,讓建築恢復從前所具有的說服力。

在這座城市的「賭城大道」(Las Vegas Strip)上,充斥各色艷麗奪目的飯店,全球各地的建築風格都到齊了,開車的人走一趟下來彷彿從紐約到威尼斯再到埃及。那些炫麗閃爍的動態廣告看板,全部集合起來,就像是街道上的裝置藝術。這些看板幾乎全是賭場的招牌,彷彿磁鐵般吸著人們走進Casino。重點是,這些飯店與賭場結為一體,設計了非常強大的系統,讓你自願走出房間,這不叫說服力,什麼叫說服力?

現在,很多人不賭博,但也會到拉斯維加斯看看。我就是,不親自瞧一眼,實在很難理解這座城市的魅力。我和朋友在某個周五一下班就立刻跳上車從洛杉磯出發,這正是拉斯維加斯的即時性,美國西岸居民經常如此臨時起意到這座賭城渡假。飯店超好訂,因為太多了,而且有些四、五星級飯店和其他地區同等級的飯店價格更便宜些。許多人甚至能享受免費的待遇。

這就是拉斯維加斯的第一個遊戲:不用多想,先來吧,但來了之後可不要在房間過夜喔。無論如何,人來賭城總要去見識一下的。說真的,那是個無時間感、無方向感的空間,像個超大的盒子,加上機台、牌桌全都一個樣,其實滿容易迷路的。全天候開放賭場的無時間感,也展現在客人的臉上。你無法判別他們呆了多久,很可能已不眠不休奮戰多日,整個場面,就是內華達沙漠中的科幻片…。

在這裡,就算你對於在牌桌上試手氣沒興趣,賭城也幫像我這一類非賭客想好更多遊戲了,全天候營業的餐廳、賣場,各式各樣的show,而且這些表演可一點都不馬虎,太陽馬戲團、席琳•狄翁…,任君挑選。

連不喜歡夜生活的人,白天也可以去酒吧、泳池,經常有知名DJ在這些健康、活力的地方舉行活動。甚至還有很文藝青年的「博物館月」(Museum Month,就在10月)、「藝術與美酒:完美組合」(Art and Wine: A Perfect Pairing,展至今年12月9日,就在Las Vegas數一數二的Bellagio飯店之畫廊舉行)。如果將賭城周邊範圍拉大一點,可以做的戶外休閒又更多了:搭船遊胡佛水壩(Hoover Dam)、在科羅拉多河的黑峽谷(Black Canyon)中泛舟…。大拉斯維加斯區24小時不打烊,不怕你無聊!

二十世紀的四〇年代中期,班潔明•西格爾(Benjamin Siegel,綽號Bugsy)雖為黑幫,倒是頗有遠見。他有一天來到拉斯維加斯,驚為天人,認為這兒比好萊塢更有希望,是「沙漠中的伊甸園」,想將它打造成實用主義的樂園。西格爾在這兒到處投資,起造了賭城第一家高級酒店,以他某位女友為名。這家Flamingo 酒店還在,就是走熱帶雨林風、有著紅鶴標幟的經典那一家。(詳情請參考以他綽號為名的電影「豪情四海(Bugsy)」,1991。)

如今,Flamingo已成為拉斯維加斯的地標,還有像我這樣絡繹不絕的業餘遊客不斷光顧。你說,Bugsy是不是一位走在前頭的民間「都市規畫者」呢?


拉斯維加斯網站:http://www.lasvegas.com

更多美國旅遊資訊請至:http://www.gousa.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