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妹妹應該屬於「歡喜冤家型」母女,又愛吵,又愛黏在一起,一會兒風風火火,幾秒後又親來親去。

雖然我們兩個的脾氣都屬於來得快也去得快,不同的是事情過去了,妹妹有時還會記著放在心上,我呢則是船過水無痕。

那晚,睡前說故事時,我一時興起唱作俱佳走搞笑路線,妹妹笑到肚子疼,連忙叫我先停一下,我倒覺得要「乘勝追擊」,就繼續鬧下去。她冷不防地抓了我手臂一把,因為指甲長了還沒剪,紅爪痕立刻浮現,我痛到大喊出來。

妹妹愣住了,看著我。

「很痛耶!幹嘛抓我?你看。」我秀出紅爪手臂。

「因為我叫你停,你不停嘛。」妹妹委屈地小聲說。

「我們不是在玩嗎?那就可以抓人喔?」火大的我大吼,可能因為太痛了。

「對不起。」妹妹回過神來補道歉。

氣呼呼的我沒說話,揉揉還在發疼的手臂,不時還瞪著她。

「你要說沒關係啊。老師說人家道歉後,我們要說沒關係。」妹妹竟然接了這句。

「我現在還在疼,還在生氣,為什麼要說沒關係?有關係啊!」我愈說愈火。

「那我已經說對不起了嘛!還要怎樣?」妹妹惱羞成怒。

「你可以繼續說啊,或是用別的方法道歉啊!為什麼還要我告訴你怎麼做?」唉!我知道這時候我就像小孩一樣。

「對不起!對不起!」妹妹非常大聲地連聲道歉。

「我們剛剛玩得太瘋了,但是以後不要這樣動手,我知道你笑到說不出話來才會抓,但是我的手太痛了,沒辦法不生氣。」我終於冷靜下來。「很晚了,我們先睡吧,明天再討論。」

我敲了和平鐘,氣消了之後照例親親妹妹道晚安,她這才放心睡覺。

「沒關係」,不代表真的已經「沒關係」了

走出房門時,我一直回想妹妹說的那句話:「老師說人家道歉後,我們要說沒關係。」

其實不只在學校裡,通常我們碰到孩子間的爭執或衝突時,大概也都這樣「便宜行事」地處理,心想孩子本質善良,玩的時候難免擦槍走火,一句對不起、一句沒關係,等一下不就又玩在一起了嗎?

然而,有時候卻沒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