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中有位較資深的女同事,對於「指導」大家如何做事樂此不疲,從文件的建檔方式,茶水間的擺設方式,到聚餐時的點餐方式,都是他「染指」的目標。

一天她與幾位同事相約來到了一家熱炒店用餐。

「來,看一下想吃什麼。」她拿起了Menu引導著大家點餐。

一位同事說:「點一盤空心菜吧。」

「空心菜現在不對時,不要點,改點高麗菜好了。」她說。

另一位同事問:「不然,點個蝦仁煎蛋如何?」

「蛋太便宜,不划算點別的。」她說。

又一位同事說:「來個五更腸旺吧,比較下飯」

「五更腸旺太辣,不然,點炸肥腸好了。」她說。

大家發現,不論別人想吃些什麼,她一定要藉著否定別人,來發表自己的高見,並主導著大家的點餐,讓本來熱絡輕鬆的氣氛,一下子消極沉默了起來,折騰了好一段時間後,好不容易才點齊了餐點。

點好菜後,她立刻開口要男同事們服務:「飯要自己盛,你們幾個幫大家服務一下吧,碗筷順便拿過來。」幾位被指使的同事,雖已面露不悅之色,但畢竟和氣生財,還是摸摸鼻子起身幫大家服務。

就在幾道菜陸續上來後,這位女同事自己調了些醬料,就徑自的向主菜上倒了下去說:「這菜要這樣調味才好吃,來,大家就這樣吃吃看。」

一位男同事實在受不了她這種凡事都要作主的習慣,厲聲阻止了她的行為,請她拿個小碟弄自己要的調味就好。

主導權被擋,她的臉色立刻垮了下來,整場飯局的氣氛,也因此僵了下來….

隱約可聽見其他同事的耳語:「她究竟有什麼權力,什麼都要幫別人做主啊?」

改變他人的「權力」

一般而言,「權力」指的是一種改變他人行為,亦或是阻止他人影響自己行為的能力。
富蘭琪和雷文(French & Raven)將權力的來源分為五種,分別為職位賦予的法制權(legitimate power)及強制權(coercive power)、掌握資源分配的獎賞權(reward power)、擁有專業或知識的專家權(expert power)、以及己身魅力足以感染他人的認同權(referent power)。

吃尾牙如果是老闆買單,餐廳及餐點選擇的權力通常是在老闆手上,除了老闆是出錢的人外,還因為老闆通常擁有對員工的「法制權」、「強制權」及「獎賞權」。謝師宴就算是學生買單,餐廳及餐點的選擇上也一定會以老師的喜好為主,正因老師之於學生擁有「認同權」;另外如果有機會跟美食家用餐,大家可能自然而然都會想聽聽美食家的推薦,這就是一種「專家權」。

而一般的朋友或同事聚餐,根本沒有誰擁有特別的權力,如果硬要主導或命令他人時,就容易惹人嫌,因為根本沒有人喜歡被他人指使。

偷竊他人的「權力」

老闆因為付員工薪水,有了權力。

主管因為組織的職位,有了權力。

民代因為選民的投票,有了權力。

老師因為學生的尊敬,有了權力。

專家因為他人的認同,有了權力。

可以說,權力幾乎都是源自於他人的賦與、尊敬及認同,而在「一定的範圍內」被擁有,如果沒有形成他人的共識,權力根本就不該存在。

卻有一種人就像這位女同事一樣,明明未獲得他人權力的賦予,卻總是希望別人按照自己的意見及方針做事,並藉由「越權」發號施令的過程中,得到一種自己是擁有權力的快感及幻覺,剝奪並偷走了他人不受影響的權力。

別失去自己的「權力」

面對這種喜歡偷竊他人權力的人,如果選擇默默忍受的話,通常只會被得寸進尺,鯨吞蠶食。

一般而言,他們的行為並不一定具有什麼特定針對性,而更像是一種處事習慣。因此他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在侵犯他人的權力,而認為自己不過是在「教導」及「引導」他人,如果一味的求全,只會讓他們更加合理化了這些行為。

然而如果對他們的行為,表現出的是憤怒及衝突,那只會讓他們覺得你是在針對他,是在「侵犯」他的權力,猶如火上加油,讓彼此的關係更加的緊張。最好的態度,是保持自己的冷靜及自信,並劃出自己的底線,清楚的讓對方知道,如果真的無法溝通,就避之則吉吧,不要浪費了自己的情緒成本。

每個人都擁有不被他人擺布的權力,然而要改變他人並不容易,不如先好好調整自己的心態,惟有保持自己的節奏,才能更坦然的去面對這些權力侵犯者。

有人說,權力使人腐化,不當擁有者是如此,未擁有卻意圖行使者,亦是如此。

「記帳士的商管筆記」專欄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