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食品業者甫洲實業在供應學校午餐的米飯中使用添加物,防止米飯腐敗,許多家長這才發現,原來孩子吃的營養午餐經過外包再外包,除了節省時間,更反映出營養午餐價格低廉,每一層經手業者都必須「以規模換取利潤」的惡性循環。

除了提高營養午餐價格,學校自設廚房是另一條途徑,但自辦廚房也需要人力、經費,尤其少子化後學校規模縮小,不少校園廚房被裁撤,校方無力負擔成本。但也有小校聯合廚房供餐,發揮團結力量解決問題。

營養午餐費用低 團膳業者需發包壓低成本

高雄頗具規模的團膳業者味帝食品,多年來請甫洲代工,除了指定用米,其餘煮飯、運送、回收,甚至連飯桶都是甫洲供應,目前供應5所高雄學校,每日供餐量約8千到9千。

味帝食品並非一開始就委外煮飯,味帝陳課長說,公司剛起步時規模比較小,全都自己煮,但擴大後受限設備,決定「交給專業的做」,當時甫洲是台灣最先進的煮飯廠,從日本引進最新設備,「煮出來的米就是比我們好吃,」而且工廠衛生安全都符合政府規範,公司認為交給專業的做,不見得不好,因此才委外代工。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食安小組執行長孫文昌認為,根本之道在營養午餐費用低,團膳業者需要透過大量製作、外包壓低成本,以自己長期關注的嘉義縣為例,國小只有28元,國中33元,其中有12元是人事、設備成本,用在食材的錢少得可憐。

高雄市營養午餐費用在去年每餐微幅調整2元,目前國小、國中、高中每日午餐費分別為37元、40元及42元,並授權學校在負2元至正4元的範圍內調整。但在此之前,高雄已經9年沒調漲,專業煮飯廠便在這樣的夾縫中找到立足點。

業界透露,以供應量1萬份計算,要是團膳業者自己煮,可能得從天黑煮到天亮,現在營養午餐食材費用低,團膳業者利潤薄,需大量生產,煮一鍋飯的時間可以炒56樣菜。

不過,在這次事件中,許多學校並不知道團膳業者向甫洲代購白飯,自然也無從討論白飯中可否使用添加物。(本期經典雜誌製作完整營養午餐專題,請點選這裡閱讀

最低價搶標,廠商:「食材多一元都逼死人」

依據103年高雄市學校午餐工作手冊的規定,無論是公辦公營、公辦民營和民辦民營的學校,三者的食材費都不得低於75%,原則上高雄市的學校進行午餐招標是採「價格標」,也就是由廠商競爭,出價最低者得標。

公辦公營的學校會依照規定計算食材比例的費用,由營養師對外採購,以高雄市來說,多數會委託高雄市員生消費合作社進行「選擇性招標」,即是合作社只開放給通過遴選的廠商以「價格標」的方式競爭,最低者得標。

公辦民營的學校則是以價格標方式,將整筆午餐費用交由得標廠商運用;民辦民營者同樣也是以價格標方式,委外由團膳公司負責午餐。

在低價搶標的情況下,團膳業者需經算每樣食材成本,甫洲品研經理張志豪說,煮飯廠是整個營養午餐供應鏈最末端,團膳業者標案時,早就精算過成本,不可能給太高,因此只能薄利多銷;同時,每公斤米的成本是用「角」來計算,「多1元就會逼死人了」。

對於外界批評為何不減少產能,避免使用添加物,他表示,如果消費者每公斤願意多付5元,減少一半訂單沒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