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主婦是很神聖的行業。除了保護家人,還能用消費發揮力量。改變現狀必須要靠一群人,我們可以做的事就是思考,然後改變自己的習慣。

珮淳生長在傳統家庭,阿嬷在台北萬華菜市場內賣各種傳統粿食,家裡的女眷都在做粿。媽媽沒有太多時間,但是很重視孩子們的營養,除了魚、肉以外,每餐必定炒一大盤青菜。

就讀輔仁大學營養科學系期間,系上主要課程包括食物的營養價值、菜單設計、營養素分配等,烹飪方面的課程選擇不多。原本不太喜歡下廚,婚後捨不得先生天天外食,珮淳於是決定洗手做羹湯。

直到看完《廚房之歌》這本書,才漸漸喜歡上「煮婦」的生活。書裡提到很多關於烹飪的態度,讓她開始注意廚房的細節工作,想起過年時媽媽總會叫大家趕快到餐桌吃飯。珮淳說:「這是媽媽表達愛的一種方式,她很在意家人喜不喜歡吃。我們看到的是一道菜,背後其實是她做菜的心情,包括最後廚房的整理,這才是做菜的完整態度,還可以延伸到對食材、土地的關心,用購買展現對農民、土地、環境的支持,這會更有力量。」

教會孩子判斷

起初,珮淳總是打電話問媽媽某道料理要怎麼煮。網路更發達後,找食譜就很方便,手藝愈來愈好。珮淳的先生味覺很敏感,他覺得有機的菜比較好吃,也很樂意聽聞有關食安或基改的事。珮淳笑著說先生是來報恩的,不只賺錢養家,也很支持她去主婦聯盟合作社或有機店買菜。

因為先生愛吃零食,珮淳都會特意買好的零食,兩個孩子很少主動吃,有時也難免嘴饞。珮淳認為,可以讓孩子們適量吃零食,過與不及都不好。曾經聽說有人每天都喝一大杯的奶茶,因為媽媽以前嚴禁他喝,長大就想要喝個夠。珮淳說:「小孩有很多時間在外面,我們不知道他們會吃到什麼,所以最重要的不是去限制小孩,而是教他們去判斷。」

除了重視營養,珮淳也喜歡讓做菜這件事更有變化。例如豆漿是很營養的東西,但每天喝也會膩,所以珮淳會用豆漿做奶酪,或是加十穀粉、堅果粉來調味,不僅給孩子營養,也不會單調。孩子已經習慣在家吃飯了,常會跟她說希望她煮什麼料理,而不會吵著要吃外面的東西。

珮淳說:「如果煮飯只是求一個安全,沒有把心放進去,那只是餵飽大家。孩子會從記憶裡吃過的媽媽料理去點菜,當孩子覺得你煮的比外面的好吃時,你會很有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