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對台灣人來說,幾乎等同「創新」的同意詞。也因此,我一直非常好奇,以色列是如何透過優質的教育體系,把人才素質提升到世界一流的水準。

不到70年前的以色列,在一片不毛之地建國,地狹人少,和周圍數億人口為敵,沒有一天不受戰爭威脅,今日卻成為經濟與科技最前端的國家之一。加州矽谷是全天下尖端科技創新第一大本營,第二位就是以色列。

在以色列每年新創公司數量的密度是世界第一,平均每1800人就有一家新創公司。在那斯達克上市的新興企業,以色列超過日本、韓國、中國、印度四國的加總,也超過全歐洲的新興企業總數。不僅新創公司多,需要科技人才的尖端大公司,例如微軟、Google、IBM、三星、摩托羅拉和蘋果,都在以色列設立他們的研發重鎮。

但是,在以色列理工學院任教超過25年的資深教授卻告訴我:以色列教育「沒有」比台灣好!我確認好多次,他是這麼說的。

扼殺天才、M型化,以色列教育也沒多好?!

吳迪.啟南(Ehud Keinan)教授,頭髮銀灰,不太笑卻很溫和睿智的長者。他在以色列極負盛名的 Technion 以色列理工學院化學系任教超過25年,擔任以色列高中化學科委員會主席也近八年,對以色列的高教和中學教育現況都相當熟悉。

對於台灣的教育,他也近距離觀察好一段時間。2014年他訪問台灣兩個月,並且在2015年客座台大化學系授課半年,同時在師大學中文,也常和在台灣的學者、各界人士交流台灣的現況--事實上,他正在寫一本關於台灣的書!

我原本打算訪問吳迪教授的主題是:「台灣教育能向以色列學什麼」。但他一句話就打亂了:「以色列教育情況沒有你以為的那麼理想,問題一大堆。」讓我差點不知道怎麼聊下去。

「就和大部分國家一樣,以色列的學校沒能把創新教好,也無法啟發學生自主學習的動力。在大部分的學校中,學生的創造力和好奇心哪有得到培育呢,受到扼殺還比較多。」

吳迪教授的觀察中,大部分以色列的學校,都患有教育體系常見的僵化症--即然要適應多數人,就會壓制少數(包括天才);既然要有通用教材、進度、正確答案,就不利於創新。吳迪教授說「大部分的老師想把學生變成同一個模樣,就像木匠想把桌面磨得平坦光滑。」

吳迪教授也指出,除了整體情況不良之外,以色列的城市與偏鄉之間,好學校與爛學校之間,教學品質差距極大。聽到這裡,我反而出現另一個好奇:如果以色列學校沒有特出之處,到底什麼原因成為創新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