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興趣投資的領域和高端製造有關,或者稱為智慧製造,包括機器人、物聯網和大數據。」

在北京一家五星酒店內,一位投資基金負責人向我說明他們未來投資的重點,我禮貌地點頭微笑,但心裡的感覺是震驚、焦慮與嘆息,我開始沒有辦法注意聽他說話,心思飄到其他地方。

過去一個月,這已是第三家大陸金融機構對我表示類似的看法,機器人、高端製造、smart manufacturing,都是同一回事,這已經變成一個投資新主旋律。

問題是有那麼多案子可以投嗎?這不重要,在中國大陸,只要國家想發展、有政策,民間有的是資金和意願,遲早會有人往這個方向創業,如果國內的案子不夠,去海外併購就行了。

我不禁想像一個機器人充斥的社會,遍布工廠和家庭,一個明日的世界,一個智慧的國度,這是我們所熟悉的中國嗎?

為什麼焦慮?因為我看不到台灣的布局在哪裡。郭台銘或許已跨進了這個領域,但民間沒有人把機器人當一回事,不在投資雷達銀幕上。

今天當台灣還在搞家庭式工廠,一個小車間搭配一台車床,深圳已開始「騰籠換鳥」,不再歡迎鴻海這種勞力密集的投資,轉型為創新創客基地。

不同時期會流行不同主題(theme),吹不同的風。以台灣為例,四、五年前流行消費,像王品這樣的公司大行其道,三年前文創開始興起,這兩年焦點轉到生技。

中國大陸的投資方向和國家政策息息相關,十二五期間中央有明訂七大戰略新興產業,包括新能源、節能環保、電動車、新材料、生物醫藥、新一代信息產業和高端裝備製造。這是經過周密討論和規畫所訂出來的,而大陸這幾年產業發展也的確圍繞著這些方向。

台灣號稱也有六大新興產業,和大陸類似,其實這是往自己臉上貼金,我們在綠能領域基本上交了白卷,只有沾上邊;信息產業還停留在昨日階段,並非新一代的移動智慧互聯網;高端裝備如航太和高鐵則是台灣所不具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