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篇網誌上,一位自稱到台灣旅行三個禮拜的大陸網友,說到一件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現象。那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他感覺台灣人很溫暖,老人家一定有博愛座可以坐,公車司機也會耐心等候行動不便的長者上下車,甚至老人會讓座給更老的人,這樣的日子很平安幸福,食物健康,空氣清新,公民素養也很高,是個非常好住的小天堂。可是為什麼一打開電視,新聞畫面不是扭打成一片,就是含血噴人,自稱家鄉為「鬼島」,好像全台灣都生活在人間煉獄?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不看電視,但是如果一定要問我走遍世界,有沒有覺得哪一家電視台或是哪一個節目最棒的話,我總是推薦歐洲新聞台(Euronews)的「No Comment」(不予置評)節目。這個新聞節目,跟我們熟悉的新聞節目不同的是,無論是國會新聞還是戰地新聞,都沒有任何新聞記者、主播的評論或旁白,也沒有訪問,只有鏡頭靜靜地固定在一個事件發生的場景,唯一的聲音就是現場聲音,就像我們在事發現場,用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耳朵去感受正在發生的事件。

你可能不知道的是,日本女性跟厭惡至極的上司或客人說話時,才會一直笑。因為只有笑的時候眼睛瞇起來,這樣就可以避免跟厭惡的對象有眼神的接觸,而不是因為她們覺得你說的話很幽默。

你也可能不知道,被稱為微笑國度的泰國,笑容有好幾十種,有些表示生氣,有些表示厭惡,有些表示「你快閉嘴」。每個泰國人都知道每一種笑容之間的細微區別,但是不知好歹的觀光客,卻往往以為泰國人「樂天知命」,這也笑,那也笑,甚至判定這些人智商肯定很低。

外國人在泰國,甚至彼此傳授祕訣,說如果要讓嬉皮笑臉的泰國人當一回事,就要板起面孔,甚至開罵,認為這招超有用而洋洋得意的同時,殊不知已經被泰國人列為最低等,跟沒有任何修養的畜牲無異。

熱中於給別人意見的人,會變成在世界上不受歡迎的人。這解釋了為什麼華人被大多數西方人,賦予既不友善又不禮貌的整體惡劣印象。很多時候,這並不是表面上我們以為遭受的種族歧視,而是我們總是太隨便去評論一個人、一件事,很快地就變得讓人難以忍受。

「做這種節目也太省錢了吧!」我在新聞台工作的港台朋友,通常會嗤之以鼻。

但這正是我認為,歐洲電視台,是一家有靈魂的電視台。就像一個芬蘭人(或任何一個北歐或是大多數西歐國家的人),不相信自己應該要告訴另一個人「應該」怎麼想,更別說怎麼做,即使彼此是師生關係、父子關係,也不可以。

因為我們總是輕易下評斷,說不定忘了我們對於世界的理解其實還很膚淺,比如以為笑容等於是快樂,發飆等於是威信。

旅行教我的是,面對世界,我們是如此無知,我們的意見沒有那麼寶貴,我們其實可以不予置評。

書籍簡介

 

旅行魂 Travel Awakens My Soul
作者: 褚士瑩
出版社:大田
出版日期:2015/09/01
語言:繁體中文

褚士瑩

☆小學三年級種下環遊世界的夢想。17歲開始打工出發旅行,飛行哩程數可以繞地球六圈。
☆旅途上遇見的每個人都是學習語言的好老師:開車司機、大樓警衛、公園散步老太太……他說:不學語言,簡直就是浪費人生!
☆寫作二十幾年,一直很愛寫,因為他認為寫作的快樂是把自己與世界串接起來。
☆為了訓練自己的表達能力,他開始到處演講,努力說書,做一個「會說故事」的人。
☆每次介紹自己他說:我是一個快樂的NGO工作者。
☆他把「工作」當作動詞,「工作」不是為了退休!不是換100個工作就可以變成動力十足,也不是出國就有國際觀。褚士瑩觀點常常提醒陷入迷惘的年輕人。
☆他在FB上稱自己是「阿北」,跟讀者互動,就算沒有見過面也可以結伴組隊去富士山參加菜籃車比賽。
☆日常生活以《旅行魂》自居,感謝旅行學會超越輸贏的執著,相信行動就是雄辯的力量,變成有故事的人,謙卑學習。讓「旅行」來定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