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我去香港拜訪一位在銀行工作的朋友。那個週六下午他邀請我去參加一個關於金融業未來的小型座談會。

有一個議程,讓我印象深刻。兩個講者陸續上台,就像是一場關於這個產業未來的辯論。第一個大力擁護所有關於這個產業未獲正確評價和被誤解的觀點。

便宜的貸款、金融資源的快速使用、提供幾百萬元資金買車、買房、送小孩上學、投資退休期貨、降低風險、提供保險、幫助人們完成他們的夢想......。

不過第二個則更直接許多,幾乎在每一句話後都會聽到觀眾對他的抱怨。

他第一句話是:

「你們全都是罪犯。」

停頓。

「你們這些現在坐在台下、在這個產業工作的每個人,尤其是那些在高盛或是花旗工作的人,你們全都是罪犯。在很多方面來說,你們跟罪犯沒有不同,甚至可能比黑道還糟糕。」

「為什麼?在金融風暴中,這些銀行故意造成金融危機摧毀了數百萬人的工作和生活,而你們的銀行則在幾年前就帶著幾十億美元一走了之。往往銀行都是直接和他們賣給客戶當做安全投資的『安全產品』對做,意思是他們從賣給大眾的產品中收取費用,然後在他們失敗的時依然可以賺錢。你可以在現代社會中舉出比這更荒謬的商業模式嗎?」

「但在你們造成了過去八十幾年來最嚴重的金融災難之後,納稅人還要透過政府對金融產業援助來買單,而沒有高階主管因這些如此明顯的犯罪行為而受到真正的處罰。你們的執行長拿著幾百萬美元走了。我們對知道這點,所有坐在這裡的這個產業的新人也都心知肚明。但你們全都還是選擇加入。」

「為什麼?」

「答案很簡單,貪婪、虛榮。因為你想要被尊敬。你想要一個高薪的工作。因為在高盛上班依然被認為是有名望的,即便它毀了全世界幾百萬人的夢想,你依然選擇輕鬆的忽略這個事實,因為它可以幫你快速買下一支昂貴的手錶,住在豪華的公寓裡並說服你自己是因為你比較聰明,所以你成功了。真是如此嗎?你今天為一個更好的世界創造了什麼價值?而既然你明知你加入的是涉及犯罪行為的組織,那你怎麼會比黑道好呢?」

在我最近某些專欄文章中,我提到一些關於金融服務產業的黑暗面。最近,問我這類議題的讀者或是好朋友中,特別是年輕人或是學生會這樣回應:

「相較於我真心喜愛的工作,我絕對不會接受一個年薪三十萬美元在銀行上班的工作。夢想是沒有代價的。尤其是當你是在金融界或是銀行這種到底提供了什麼真正價值都有疑問的產業時。我絕不會犧牲我的理想去一個只是因為有錢但我不喜歡的工作上班。」

真的?

回到2007年的夏天。在我退伍並且收到研究所的入學通知之後,我被瑞銀集團的證券研究部門雇用。再幾個月後我就會飛往波士頓,念商學院並且正式進入商業世界。

在我剛報到的前幾週中某一天,幾個資深同事帶我去Neo 19的Chili’s吃晚餐。其中一個部門的 資深主管,剛好是耶魯政治學碩士,離他拿到博士學位還有幾年的時間。以一個天真有理想的24歲小伙子觀點來看,我問他為什麼會在銀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