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的告白:「喜歡一個人,對她好是應該的。不喜歡一個人,再好都是負擔。」

「為什麼是他甩我?」他離開了之後,你的心中一直對此耿耿於懷,這件事就像是你身上的夏季曬痕,過了兩個季節還褪不去,冬天來了還賴在你身上捨不得走。因為你不服氣,因為你對他很好,因為你對他好到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步。在他身上,你看見了另一個自己。他犯了錯,你的第一個念頭是「我哪裡做得不夠好?」;他辜負了你,你想到的卻是「我要讓自己更好。」你猜想對一個人好,就等於留住一顆心。

「好」那麼珍貴,沒有一個好是理所當然,因此對方應該珍惜,就像是你對他一樣。所以你不問收穫,只問對不對得起愛情。你不擔心自己受苦,只怕凍了愛情的花長不出果。因此你努力讓自己更好、對他再好一點,你想像「好」是沙漏裡的細沙,每多付出一些,終會累積成愛情,這是你的迷信。但沒想到他一反手,一切又歸零。

你相信「好」會被看見,只要自己做得到。但怎樣也沒料到,對方可以不要。

後來,你對自己生氣。其實他沒那麼好,即使是身在其中的你都看得出來,但你卻老覺得自己配不上他。你用他的錯來否定自己,然後還覺得自己不夠好。所以你不甘心,在門外搖旗吶喊只為求得一次重新答題的機會;所以你也氣自己,氣的是你對他的好恰恰映照出你對自己是有多麼的不好。你開始發現自己原來沒有自己想像的了解自己,你的假設都只是假設,真實永遠都不會照著你的步伐走,愛情也比你以為的殘酷,根本沒有給人反悔的機會。

你用了很多的淚水才學會,原來,「好」不是愛情裡的必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