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上癮」,先撇開毒癮這件事,你對於無法抽離智慧型手機、Facebook的原因是什麼?Johann Hari從美國人身上觀察出一個現象,自1950開始,一般美國人所認定親密的朋友,那種在危機出現時可以依靠的人,這個數字不停地往下掉。

他形容,這些人家裡的建坪大小穩定且持續地變大,用建坪換朋友,用物質換取連結,這是我們對文化所做的選擇,但這樣的結果卻只是造成我們成為了-史上最孤立的社會體系。

Hari理解出上述的涵義,是從研究毒癮開始,小時候的他,某次想叫醒親人卻叫不醒,長大後才知道那是吸毒成癮,現在,當他又看著那些沾染上毒品的家人朋友,他開始思考如何才能幫助他們。

但Hari發現他無法回答為何要繼續這種無效的反毒手段?我們對於毒癮犯的解套方式只有懲罰、嘲諷嗎?是不是有更好的方式?他走訪了各個城市、國家,從布魯克林到毒品合法的葡萄牙,他逐漸發現原來這是我們出自對「上癮」的認知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