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難民大開方便之門的德國,日前宣佈恢復邊境管制阻止更多難民。德國原本預計今年將收容80萬難民,這只占其總人口(8千萬)的1%。有些人認為,德國關閉邊界是想對鄰國施壓,但身為歐盟最大經濟體的德國,為何連這只占其人口1%的難民還要別國分攤?本文就要來解釋這個問題。­­

證諸歷史,過去歐洲不乏因政治、宗教因素逃亡的難民,反而在新大陸闖出事業。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Adam Smith)在《國富論》說:­

英國的清教徒,在國內遭到壓迫,為了自由逃到美洲,在那裡建立了新英格蘭四個州政府。英國的天主教徒,在國內遭到更不公平的對待,逃到美洲建立了馬里蘭州政府。英國的教友派信徒也同樣逃到美洲,建立了賓夕凡尼亞政府。葡萄牙的猶太人遭到宗教迫害,財產被剝光,人被流放到巴西;那裡的殖民社群原本全是重犯和妓女,猶太人到了以後,他們才從猶太人身上學會什麼叫秩序與勤勞,而猶太人也教他們如何種植甘蔗。(p.223,謝宗林譯,以下出處同。)­

1950年代至80年代,中國大陸政治經濟動盪,1百萬人逃難到香港。比起受過教育的清教徒、猶太人,這些難民大多出身中下階層,身無長物。當時香港人口比今天德國更少,富裕程度更大大不如。但香港卻能收容這1百萬難民。為何香港能,德國不能?­

經濟學家張五常在《賣桔者言》裡,曾說過一個木匠偷渡來香港的故事:­

(該木匠)1978年在廣州某中學畢業後,千辛萬苦偷渡來港,入工廠當木工學徒。起初月薪350元,兩年後藝成,現在每月的平均收入是4千多元,這比一個在中國的工人的收入高出20多倍。(p.58)­

這個木匠還告訴張五常,「從大陸來港的青年,大家都自力更生地苦幹。」正因為大家都「自力更生」,因此這百萬難民不但不是拖油瓶,反而是香港經濟成長的動力。今日德國政府卻不是讓難民自力更生,而是發社會福利讓他們免費吃喝,難民因此成為負擔而非動力,原因就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