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發生在幾年前的故事!

猶太新年假期,我們一家人開車來到了中部的小鎮阿斯克隆拜訪朋友的父母。阿斯克隆靠地中海,有著美麗的白細沙海灘,以及藍藍相連的天空及海平面,海面平靜,波浪輕搖。出生後就住在沙漠裡,玩水也都是在游泳池裡的老大小雅第一次看到貝殻,宛如珍寶,讓她愛不釋手。我們陪她撿了一大袋,撿到日正當中、超過我們預期的時間、妹妹開始肚子餓哇哇叫,她才滿足的跟著我們趕回朋友家洗澡、收行李。

等洗好澡、清理完從海邊帶回的沙子、收完行李後下樓跟朋友的父母道別時,小雅突然發現貝殻不見了!她的直接反應就是號啕大哭,眼淚跟珍珠一樣一串串的流下,嘴裡不停的喊著要貝殻。雅爸跟我思索著可能遺失的地點後,雅爸帶著她回原來的房間尋找,其他人也幫在客廳及戶外到處搜尋。大家幾乎連垃圾筒都翻過來找了,就是找不到那一袋離奇失蹤的貝殻。

跟著雅爸回到客廳的小雅,仍然持續哭泣中,眼淚還是成串成串的掉,看起來是很難過,不管大家如何安慰都沒有用處。

雅爸望著我,似乎是在詢問我該如何處理這個狀況。

那時是下午一點鐘了,習慣中午十二點就吃飯、一點就睡午覺的妹妹被我塞了一點點餅乾,又餓又累、很不高興的坐在嬰兒椅上。回頭的車程有5、6個鐘頭,再加上還要吃中餐,天黑前幾乎是趕不回家了。而雅爸的眼睛有一眼弱視,雖然不防礙平日開車、作息,但摸著黑開山路回家多少有些吃力,我打從心裡不希望這個狀況發生。

所以,我心中的答案是:就讓她哭吧!趕快趕回家比較重要。反正小孩的情緒一下下就過了,說不定等一下就忘了有貝殻這件事,大人那麼認真做什麼?再說,這不是人生嗎?人生本來就有很多無奈又沒有辦法處理的事情,讓她學習也不錯啊。我跟雅爸兩個人沒罵她沒好好拿著袋子就已經夠好了,不是嗎?

話還沒有說出口,雅爸卻像是下了決定一樣,低頭跟小雅說:「阿爸帶妳回海邊再撿一次貝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