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今天有沒有聽姊姊的話啊?」

這裡的「姊姊」是我太太的外甥女,我們家小孩子一大堆,週末常常聚在一起,一群孩子常常玩瘋到旁邊的人都耳聾的地步。我想起我自己跟我表兄弟姊妹也是從小一起玩到大,成年後雖然大家沒住在一起,也都保持著密切互動,我很喜歡看這些小朋友玩在一塊的樣子,多少也讓我回味起我的童年生活。

不過,當我外甥女的媽媽問她,妹妹是否有乖乖聽話時,我卻感覺到一些疑惑。為什麼妹妹要聽姊姊的話呢?我家有三個兄弟姊妹,我是最么子,但從來沒有誰要聽誰的話這個問題。

在台旅居多年,對台灣社會也有一些粗淺的觀察,在我看來,這種「妹妹」要聽「姊姊」的概念,反映出台灣社會中「上對下」的關係。我發現在台灣,上屬與下屬對彼此的要求、義務、禮貌及對待方式都有明確的社會規範,長輩要照顧晚輩,晚輩要尊敬長輩,這樣的社會價值在兒童時期就可以看到。

這種垂直的社會階層概念跟荷蘭較為水平的社會人際關係很不一樣。荷蘭社會當然也有上下關係,但是上級與下級的角色比較不清楚,階級間的界限也比較模糊,所以有些荷蘭小孩習慣用名字叫自己的父母、老師很鼓勵學生在課堂上隨時發問並發表自己的看法及建設性的批評、老闆也比較能接納並且採用下屬的批評與建議。

可想而知,在荷蘭社會長大的我,聽到大人問「妹妹有沒有聽姊姊的話」,除了一開始的疑惑外,我心裡其實在想「妹妹啊,你不要隨便聽姊姊的話」。

當然,我們必須先分清楚「聽」的兩種意思。第一種是要聽到並且理解其他人的論述的意思,第二是要服從其他人命令的意思。我認為,前者是我們必須要學會的能力,後者才是必須避免的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