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搬來北歐之前,我一直以為芬蘭人的祖孫關係可能很淡泊,感覺上「西方國家的人」似乎比較重視小家庭,較沒有東方大家庭的概念。然而當了媽媽之後,我才開始體會到,其實芬蘭人也有他們對祖孫關係的另一種重視。

今年春天,阿雷的幼兒園辦了「阿公阿嬤日」,特別邀請阿公阿嬤來參觀幼兒園,並實地參與幼兒園的晨圈時光。阿雷一早就非常興奮地拉著阿公阿嬤,主動開門,想為他們介紹他「白天的家」。

只見孩子們圍坐成一圈,阿公阿嬤們則圍坐外圈,一起聽老師說故事,看老師如何帶領孩子們唱歌、玩遊戲,實際體驗孩子在幼兒園的生活。

接著,阿公阿嬤輪流自我介紹:是哪個孩子的阿公阿嬤,住在芬蘭的哪裡。孩子們則看著他們的阿公阿嬤,眼神發亮。

然後,孩子們請阿公阿嬤跟他們一起,品嘗孩子前一天特地烘培好的甜麵包,並為阿公阿嬤介紹幼兒園的生活,哪裡是午睡的地方,哪裡有生活照,自己有哪些作品被展出。

當天,有的阿公阿嬤甚至遠從三百多公里外來參加(包括我公婆),還有一位曾祖父,也特地從四百公里遠的小鎮過來,幼兒園裡,就這樣三代、四代同堂。

我旁觀著孩子的笑顏和阿公阿嬤們對幼兒園生活的關注,忍不住在心裡面想著芬蘭人的祖孫關係,和對三代關係的看法。

我想起與婆婆的第一次「衝突」。

與婆婆的第一次「衝突」: 餵母奶還是配方奶?

我婆婆是個非常友善又溫暖的人,嫁來芬蘭後,回婆家我不但從來沒有壓力,甚至常覺得像放假一樣的輕鬆舒服。我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衝突」,是在阿雷出生後。

當時阿雷剛出生兩個多月,我的母奶量不足卻仍然堅持要餵母奶,有一次婆婆來訪,看到阿雷喝完母奶還哇哇哭,就提議要給他多加配方奶,當時我一心只想讓他頻繁吸奶來「追奶」,便婉拒了婆婆的提議。

看得出來,婆婆欲言又止,很想說服我又不好意思多說,當場雖沒強求,回到家仍然忍不住打了一通電話給我,翻出老公當年同月齡時的體重身高來和阿雷比較,同時強調她兩個孩子都是喝配方奶長大的,一樣長得很好。

當時的我,和老公正好因工作關係分居兩個城市,產後兩個月就得自己一個人帶小孩,新手媽媽既累壓力又大,追奶也追得辛苦,一聽到婆婆這麼說就怒氣上衝,最後我忍著怒氣堅持著:「他是我的孩子,請您放心,做媽的不會存心餓到他。」

後來,自己也覺得也此言不甚得體,但當下實在難以控制自己的心情。沒想到婆婆不但沒生氣,反而特地打一通電話來道歉,說她實在關心孫子太心急,的確她不該試著介入我的方式,她相信每個媽媽最知道怎麼帶自己的孩子,並且希望這次的經驗不會影響我們之間的關係。

坦白說,我蠻感動的,媳婦大膽地請婆婆尊重,婆婆不但沒有責罵,反而用同理心給予我想要的尊重,而我們之後也沒有因此疏遠或尷尬,她仍是那個極好相處又溫和開心的婆婆,我則一直記得這個「衝突」本身帶來的教育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