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很挑食的學姐,以前就聽同學說過,和她約吃飯,會「非常痛苦」。有一次聚餐,我終於領教這位學姐的厲害──

那一次,大夥兒一如往常的討論待會要去哪家餐廳吃飯,由於是我主辦,所以我率先問大家。

「晚上想去哪裡吃啊,各位?」我問。

我還刻意望了那位很挑食的學姐一眼。

「都可以啊!」學姐說。

於是,大家開始提意見了。

「那,麻辣火鍋!」

「燒肉?」

「雲南菜如何?」

你一言我一語,好熱鬧。

熱鬧之中,卻聽到一個小小的聲音。

「哎呀,今天太熱,吃麻辣鍋好怪!」

「燒烤也太上火了吧!」

「雲南菜……唉,都太辣了啦。」

我抬頭一看,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位挑剔的學姐。

我心想,沒關係,學姐你繼續「嫌」,我們也繼續想餐廳,這城裡這麼多餐廳,一定會找到學姐喜歡的啦。

「好,我們繼續努力想!」我鼓勵大家。

這時候有人建議,隔壁就是某間美式餐廳,就去那邊吃吧!

也有人說,不如去某某KTV,吃飯兼唱歌,多high啊!

還是去那間知名鐵皮啤酒屋吃熱炒?

不過,學姐又嚷嚷,那裡太吵了,這裡也太吵了,全都太吵、太吵了!

學姐這時候臉色「很難看」,比我們這些努力丟餐廳的人的臉色更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