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補習界名師西村則康在《讓孩子什麼問題都不怕》一書提到:「不跟孩子聊天、只會叫孩子趕快吃飯、讀書、做功課的父母,教不出優秀的精英人才。」

剛開始,我覺得這位作者未免也太過偏激,不過在看到他的一些舉證及說明後,仔細想想,「聊天」,確實是培養孩子思辨能力很重要的一個過程。

記憶中,我小時候,父親只要沒有出差,每天一定回家吃晚飯,而且我們家吃飯時間是絕對不看電視的。我母親是家庭主婦,每天我放學回家時,她就開始在廚房忙碌。我總是跟前跟後、一邊幫點小忙、一邊絮絮叨叨的說個沒完。

等到父親下班、全家上了桌,更是天南地北的聊天、說笑:父親會說說辦公室裡的趣事,母親會講講電視新聞、弟弟妹妹的糗事,我則會報告學校的點點滴滴。

有時候,我家一頓飯可以從六點吃到八點,還興致盎然呢!作家林良在《小太陽》中說,每天晚餐是一種「金色的團聚」,正是我家餐桌寫照。

只可惜我成家之後,一直無法複製這愉快的「金色團聚」。主要是因為我和先生的工作,無法讓我們每天回家陪孩子吃晚餐,而婆家的用餐習慣是各自吃飯,也沒有習慣在餐桌共聚、聊天。因此,我得另外找時間陪伴,才能好好的了解孩子、和孩子談天說地。通常,我利用的時間不外乎車程、洗澡和睡前。小時候,我經常利用跟孩子一起共浴的時光,和他們聊聊天;長大後,我們則最常在交通工具上聊天。

每當開車出遊,兒子青青就會巴著我的椅背,問東問西。從「為什麼世界上有有錢人?」、「什麼職業最賺錢?」、「為什麼你們不買跑車?」、「什麼是潛水病?」一直問到「共產主義是什麼意思?」…幾個小時的車程往往一晃而過,到了目的地之後,青青常會意猶未盡的說:「怎麼這麼快就到了!」

跟孩子聊天,我有個習慣,絕對不說「你長大就知道了!」無論他的問題多麼無稽、多麼無聊、聽起來多麼幼稚可笑,我一定會盡我所能、認真的回答他,並且用他當時年紀能聽得懂的詞彙解釋,確認他聽懂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