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革熱疫情從台南蔓延到其他縣市,各地努力噴藥消毒,疾管署長卻說「噴藥是無效的。」筆者無權幫疾管署長代言,在此以達爾文的演化論來檢驗這個說法。

達爾文的著作《物種起源》,其第三章「生存鬥爭」與第四章「自然選擇-最適者生存」,乃是其演化論的核心。其中「生存鬥爭」說的是:

「(一切生物)由於產生的個體比可能生存的多,在各種情況下一定要發生生存鬥爭,或者同種的這一個體和另一個體鬥爭,或者和異種的個體鬥爭,」(p.82,商務印書館,以下出處同)

在達爾文看來,自然界每種生物的天性,都是要盡可能地繁衍下一代,但生存資源是稀缺的,於是各種生物彼此就要競爭,只有那在生存競爭中勝出的物種,才能獲得稀缺的資源繁衍下一代。對經濟學稍有概念者立可發現:這正是「稀缺與競爭」的概念。

不過經濟學和自然現象有一點不同,那就是後者有掠食者與被食者的關係。達爾文認為,在生存競爭中,掠食者的存在決定了生物數量,他舉出兩個例子:

一是某種蠅導致巴拉圭沒有野生的牛、馬或狗。這種蠅會在牛、馬、狗初生時的臍中產卵,此蠅數量的增加,受到其它寄生性昆蟲的限制。若巴拉圭的食蟲鳥減少,這些寄生性昆蟲數量大增,蠅的數量就會減少,牛、馬得以成長,就可看到野生的牛、馬了。

另一例子是貓的數量,影響花的數量。有一種叫紅三葉草的花,只有土蜂才能幫它受精傳播下一代。若土蜂數量大減,紅三葉草將會絕種。土蜂的數量是由野鼠的數量決定的,因為野鼠會毀滅土蜂的蜜房和蜂窩。而鼠的數量又是由貓的數量來決定的。某些地方之所以有大量土蜂窩,是因為有大量的貓毀滅著鼠。因此貓就是透過這樣層層傳遞,決定了紅三葉草這個物種的數量。

從演化論的角度來解釋登革熱:此病透過蚊子傳染,蚊子的數量,受到它在自然界掠食者的限制:水中有魚類、蝌蚪;在陸上則有蛙類、蜘蛛、壁虎、蜥蜴;空中則有蝙蝠、燕雀等。若這些掠食者數量減少,蚊子數量就大增,登革熱就爆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