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練,幫我綁鞋帶!」

「我不會幫你綁,你要自己學會怎麼綁鞋帶」

「但是,教練我不會~」

「那你要學啊」

在我這個阿兜仔女婿還沒升級成為荷蘭爸爸之前,我曾在台灣幾間國小當足球教練,當有小孩要我幫他綁鞋帶時,我很驚訝怎麼會有小學二年級的小孩還不會綁自己的鞋帶呢?

那天,我並沒有幫他綁鞋帶,他全場都在旁邊練習,雖然我示範了幾次,但他還是一次都沒綁成功。

不過,下次練球的時候,這個學生很得意地來跟我說「教練!我學會了,現在我會自己綁鞋帶了喔!」

我最近想起了這個不會綁鞋帶的小學生,是因為看了一篇「下一代為何自理能力低落?」的文章。文章中作者提到戰後嬰兒潮世代在成為父母後,沒有讓自己小孩學會吃苦,造成下一代的年輕人無法照顧自己,所以作者呼籲為人父母者必須要求小孩「學會吃苦」,這樣小孩出社會後才有能力獨立面對困難,承擔責任;相反的,那些家庭富裕而從小沒吃過苦的小孩,出社會後一定會出問題。

讀到這裡,讓我想起社會學裡的另外一種版本:絕大部分的社會學研究指出,父母社會地位越高的小孩通常社會地位也越高,因為富有父母比較有資源讓小孩取得他們未來會需要的能力,所以小孩才有辦法面對社會、面對未來。

當然,我相信那篇文章作者的用意是提醒父母負起對小孩應有的教育責任,也就是說,每個父母都要想辦法教出來獨立、會照顧自己並且負責任的下一代。

但是,事情真的只有學會吃苦那麼簡單嗎?還是有更多的問題,像是小孩什麼時候要開始學會吃苦?我們是不是可以把開始「吃苦」看成是學習的起點,訓練小孩如廁是一個好例子。

我家女兒才15個月大,還不太會控制自己的膀胱,所以她無時無刻得穿著尿片,小屁屁也因為一直悶著而紅紅的,讓人心疼,我們夫妻倆都很期待她學會自己去上廁所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