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杭州酒店和客戶開完會,我跳上計程車準備趕4點多去上海的班次,看了一下手錶,時間應該剛好。

「請問你是去東站嗎?」

司機說杭州有兩個火車站,老站在城內,新站在東邊。坦白說我也搞不清楚,應該是東站吧,大家不是都往新地方跑嗎?台北市的新區也在東區。

我看了一下手上的小卡片,「請載客人去杭州東站」,這是剛上車時酒店服務人員給我的。

走了一陣子,我開始覺得不太對勁,卡片上明明有兩個車站,我也沒有告訴酒店人員是哪個站,他為何打勾東站呢?

「請問你們去哪個站的客人比較多?」

「都有,看你要去哪裡,先生你把車票給我看看吧!」司機很熱心。

「喔!這個是去城站,如果去東站車票上會有一個東字,我幫你調個頭吧!」

剛才酒店人員是問我是否要去東站搭火車,我直覺說是,我怎麼知道有兩個車站?

這時路上突然塞了起來,車子行走緩慢,我開始緊張,錯過這班火車就趕不上飛機,怎麼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等到了車站,距離開車還有10分鐘,我心想應趕得上,進去一看幾乎傻眼,萬頭鑽動,我只能緩步向前擠,等到上車時氣喘吁吁的坐下,距離開車時間只剩下1分鐘。

我在大陸跑了20多年,照理說有一定熟悉度,如果連交通工具這麼基本的事都有可能犯錯,對於新進小公司來說,要進入這個市場難度更大。

上周,全球最有影響力的互聯網巨人谷歌,決定重返中國。5年前,谷歌因為大陸限制網路言論自由,不惜放棄大陸市場,轉移陣地到香港。

在谷歌缺席的這幾年,大陸網民突飛猛進突破6.5億人,網路普及率達47.9%,手機上網也逾5億人,成為全球最大網路市場。

包括谷歌和蘋果,全世界大企業都不得不和市場利益和趨勢低頭,只有台灣決定和中國大陸劃清界線。台灣現況,就像谷歌5年前,在關鍵時刻做出錯誤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