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日經BP社日經技術在線logo提供

東芝管理層對於「挑戰」、「改進」的要求不斷升級。作為命令的執行方,一線苦不堪言。本文將帶來東芝一線的真實聲音。

【告發1】負責採購的現役課長,50歲出頭
職權騷擾:「拿出對策來!」不分晝夜開會提指標

8月上旬,《日經商務週刊》採訪組收到了1封郵件。這位在東芝負責採購的課長,說是要告發公司內部的職權騷擾情況。來到約定地點,受訪者避開周圍視線,悄悄遞給了記者一支錄音筆,裏面記錄了東芝的「病灶」,長達10個多小時。

以下為錄音的文字整理

上司A:採購部有什麼對策?

課長:我們準備以這樣的內容、金額與客戶交涉……

上司A:這份資料只是把我說過的話匯總一下。把採購對策拿來啊。

工作日的夜晚,在一間會議室裏,3位上司正在輪番質問這位課長。課長拼命回答,卻被淹沒在了斥責聲中。

在東芝,以「挑戰」為名,向員工強加不合理的業務目標已成常態。「對策」是指為達到「挑戰」提出的數值目標而制定的業務計劃。

上司B:你不是承諾了160(百萬日元,下達給這位課長的壓縮成本目標)嗎?拿不出結果來,怎麼填窟窿?你還想不想幹?動動腦子!

上司C:今天20號,沒時間了。這個月怎麼辦?給我拿出實現160的對策來!

上司們在狠狠地拍著桌子逼問。逼迫課長拿出更換供應商等新辦法。

課長:我們現在只能想到這個方法。

上司B:拿不出對策,你直接跟(公司的)社長說去,你說過完成目標的。你承諾過一週壓縮160,逗我玩哪?

上司A:聽取(下屬)意見的時候都有哪些點子?拿不出結果,怎麼能達成目標?你到底在幹什麼!

在錄音中,還留下下面這些了奚落這位課長及其下屬的話。

上司C:D(人名)是因為不行才去你那邊(採購)的。

上司A:像E那樣說得好聽,最後只會哭喪個臉說沒做到。

上司B:F應該關到空會議室裏,只讓他與供應商交涉。

最後,上司向已經心力衰竭的課長丟出下面這句話,長達兩個多小時的會議終於結束了。

上司A:從明天開始,我會每天檢查進度。

錄音文字整理到此為止

會議的時間是2015年的夏天。在曝出會計違規操作之後,東芝內部還在強制執行業務目標。

在第三方委員會出具的報告中,描述了每月一次的「社長例會」的異常景像。前社長佐佐木則夫命令個人電腦業務負責人「3天內讓營業利潤增加120億日元」,逼其作出在遵守法紀條件下難以實現的挑戰。

在社長例會上敲定的挑戰層層下達。以公司為單位制定的指標下派到部、課及個人,最終導致了高壓式「職權騷擾會議」的氾濫。難道沒有人出面阻止這種現象嗎?遭遇不公待遇的課長又打開了話匣子。

內部會議一直如此。問題即便曝光,也無絲毫改變。

東芝委託外包的比例不斷增加,採購部門的覆蓋範圍擴大。而與此成正比,採購部門面臨的壓縮成本要求也越來越高。僅我在的部門,就要承擔一年削減幾億日元成本的目標。根本實現不了。

挑戰等同於必達目標。在社長出席的會議上,我們被逼著承諾實現不了的目標,之後在報告進度的會議上就等著挨上司狠批。上司就會不停重複「拿出對策」一句話。採購要與供應商交涉,大多數情況下不可能完全按照設想好的那樣進行,這時,上司就要我們拿出別的對策。

即便覺得降價很難,上司一句「這可是你承諾的目標」,我們也只能回答:「我盡力吧。」而且,達不成目標的可能性一旦增加,髒話就劈頭蓋臉而來,只好另外謀求新對策。這樣的無限迴圈快要把人逼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