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太極、氣功、針灸和五行食療在歐洲養生界席捲風靡後,關鍵的這個「氣」字忽然成了大受歡迎的新興名詞,它通常以這樣的形態出現在報章雜誌或廣告看板上: Qi 或Chi。
「Qi」 該如發音?歐洲人學了德文、法文、英文和拉丁語文,從沒看過這種拼音模式,於是各人運用自身的想像力,有人說「酷矣」(qui),有人說Ki。

最近忽然流行給小女孩起名「Kiki」,我以為是Kirsten 或Kitty的簡稱,總之它讓我饞涎地想起臺灣的川菜名店Kiki,後來才知道搞錯了,是我太沒中國文化水平內涵,這緣由既不是希臘神話,也非聖經文學,而是雜然賦流行之天地正氣的「氣」字,起名字的德國爸爸對無知的我搖搖頭。

「Chi」又該如何發音?也是見仁見智的,目前我聽過的版本有「赤」或「癡矣」。德文中「ch」念「ㄏ」音,所以也有發音成「嘻」的。總之這個字充滿了神秘感,普遍的解釋是:一種流動的能量(Eine fließende Energie)。

但畢竟用字母拼出的Qi 或Chi 仍是少了點味道,若能用漢字「氣」來表達,就更酷了!

漸漸地我注意到,在健身房的更衣間內,環肥燕瘦們脫下了沾滿汗水的韻律服,一個個竟在腰際、頸椎或小腿刻下深深的刺青-「氣」。一位身材勻稱、鍛鍊有成的小姐在左小腿刺有字樣:「吶他力」,右小腿則刺一「氣」字。這「氣」我懂,可是「吶他力」叫我納悶,忍不住問她是什麼意思,她說她閨名Natalie,雖然姑狗大師的標準譯名是「娜塔莉」,她覺得筆畫太複雜,怕痛,所以拒選。反正聽說中文是一個字一個音節,且試著自己上網找筆畫簡單的諧音字,就這麼找到了-「吶他力」。

我問她知道這三個字是什麼意思嗎,她一副「拜託,你以為我這麼驢嗎?」的表情瞅著我,說:「吶」是吶喊,「他」就是他啊!她指著舉重機旁正在示範動作、身材孔武的健身教練說。(我才想起這兩位是一對兒。)「力」就是他的Power嘛!噢,我真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

再仔細觀察一下,「氣」字居然屢屢出現在新穎跑車的設計噴漆上。帶著「流動的能量」馳騁在寬廣大路上,何其神氣!但願一切的「氣結」如塞車或交通事故都擋不住這豪氣萬千的行駛。

但是,對於身上或車上標有「氣」字的老德同胞們,我總覺得過意不去,這話雖然不好聽,冒著挨打的危險,還是得仗義直言的。我說,這樣不大好吧,這「氣」字也有「生氣」或「怒氣」的意思,這樣貼身而行只怕會有生不完的氣呢。是嗎?華人怎能這樣造字呢?害人嘛!我說,因為「氣」也是「空氣」,想像你七孔生煙、頭頂冒氣的模樣,夠生氣了吧!我不知道我的仗義直言是否真的讓某些「帶氣」的改變了主意,只知道當我見到鄰居將「氣」字倒著印在後車窗上時,我真的快昏倒了。

事情是這樣的,快過農曆新年了,我買了紅紙寫春聯,寫了一個個「春」字、「福」字,然後倒貼在大門口及家中的梁柱上,鄰人見了,問我是什麼意思,我解釋道,這字我是刻意倒著貼,只求個諧音「到」,就盼春到、福到!這話一傳出去,舉一反三的愛好中華文化人士就自作主張,把「氣」字也倒著貼,一心企盼流動的能量能流「到」他身上來,這下我真的無語了,就怕他們真的「氣到」或「氣倒」了。

東方的「氣」,在德國正流行》嫁到德國22年的台灣女生:鄰居將「氣」字倒著印在車窗上,我真的快昏倒了

像這樣的張冠李戴、任意移植接枝的例子實在不少,不過說實在的,愛動腦筋的人就是有他的可愛之處。幾年前在家宴客,請了華人朋友,也請了德國朋友,華人朋友們一進門就說,「Cindy 啊,好久不見哪!」又說,「Cindy 啊,你家廁所在哪兒?」又說,「Cindy 啊,妳怎麼準備了這麼多菜呀!」……等等等,德國朋友聽了,終於忍不住問我,「原來妳不叫Cindy 嘛,妳叫Cindia,後面有個『a』的。」

嘎?我完全沒聽懂他所言為何物,只聽他自顧自地邏輯分析下去,「本來也該這樣的,女孩子的名字像Angela、Jessica 或Pamela 字尾都有個『a』字,聽起來很嫵媚的,只是妳為什麼不跟我們直說呢?以後我也喚妳Cindia 好嗎?」這個邏輯後來很快地就不攻自滅,因為他發現我們華人之間男男女女說話都是這樣開頭的:阿貓啊……阿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