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點,上海,人民廣場

我和一個日本客戶以及他的同事在唐朝餐廳吃晚餐。我們在慶祝簽新的合約以及開始新的合作關係。

在幾杯啤酒和紅酒下肚,客戶公司總經理開始有點感傷。他高大有禮人很真誠,年紀約五十出頭,是公司的第二代領導人。這間公司是他父親在大約五十年前創辦的。他緩慢的用英文開始說起他的故事:

「Joey桑,我父親在他六十歲生日的時候把這間公司交給我。那非常突然而且令人震驚,我那時候才跟你一樣大。但他說:他已經辛苦工作了30年,而現在他覺得年紀大了,想法開始受限,是時候該交棒給新一代了,他計畫未來20年去旅遊和打高爾夫球。我那時候非常震驚,但現在我也已經離那個年紀不過差10年而已,我了解他的決定有多成熟而且姿態有多大方,那也影響了我作為一個男人和企業經理人。不是很多總經理在那種權力高度時可以如此輕鬆的離開他們公司。當我60歲時,我也會做一樣的事情。」

他頓了頓,啜飲了一口他的紅酒並閉上眼。

「我想說的重點有兩個。Joey桑,你在現在這個年紀是無法想像的,因為年輕的心依然擁有很多點子並對規劃企業和生涯上的下一步感到興奮,因為你眼前還有三十年在等你。但當你年紀變大,慢慢地,你眼前的時間越來越少,你走過的時間越來越多。你的腦中填滿舊的回憶和過往的經驗,而不再是新的創意和熱情,這也是為什麼老的經理人變得比較沒彈性、較少創新。我已經開始感受到這些了。一旦你感覺這天來了,就是時候準備找下一代接班人了。優雅的離開,這是給下一代最好的禮物。記住這點。」

他又停下,這次更嚴肅,幾乎是帶著哀傷。

「我第二點比較令人難過。如果你沒人可以交棒怎麼辦?幾乎我中國所有的員工都是當地中國人。中國人、韓國人,他們的年輕世代比現在日本人強多了,想法也更開放。作為一個老一輩的日本人,我是真的為我兒子那代感到擔心。三十年前,我爸強迫我去美國學英文。我那時學校中有許多日本人。我們都很迫切的想要離開日本並且和其他國家競爭。去年我兒子去洛杉磯念書,我問他有多少日本同學?他說幾乎沒有,但是有很多中國人和韓國人。當我聽到這個,我就知道日本有很大的問題。」

他停了下來喝完杯中的紅酒。

「幾天前日本有篇報導說,現在有一個快速成長的趨勢顯示很多日本女人嫁給中國人並移居到上海。這對日本人的自尊是很大的震撼。但一旦這種趨勢出現,你就知道你的國家正在衰退中。我有一個十幾歲的女兒,就像多數的父親一樣,我希望我的女兒嫁給本國人,但現在如果我女兒不跟日本人結婚我會更開心點。因為她大概會有一個更好的未來。」

他仁慈地把手臂搭在我的肩上。

「Joey桑,記住當年輕世代的感覺,依然保有創意和能量,並記得有天要早點訓練下一代。日本有麻煩,而我希望你不會有天也對自己的國家有這種感覺。人生中最悲哀的事情之一是當你準備交棒,卻發現你自己國家沒有適合的人可交。想一想並早點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