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計總處日前公佈調查,所得最低的20%家庭去年負儲蓄(收入小於支出)近兩萬元,有些學者解釋這是貧富不均惡化,本文將要解釋為何此觀點是錯的。

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佛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在美國芝加哥大學教研究生時的教材《價格理論》(Price Theory),是經濟學史上的經典著作之一。這本著作數學難度雖不高,但經濟涵義博大精深,被稱為「奠定了芝加哥大學經濟學的基調」(另一位諾貝爾獎經濟學獎得主Gary Becker語)。在這本著作第二章「需求理論」(Theory of Demand),佛里德曼探討一個問題:為何低收入者的儲蓄是負的?

統計數據呈現以下現象:低收入負儲蓄,高收入者正儲蓄。佛里德曼先引用一般人的解釋:
1、富者越富,貧者越貧──這也是目前台灣最流行的解釋。
2、一國的人均收入越高,其儲蓄率也越高。

但他隨即推翻這兩個解釋:從數據來看,過去五十年來,美國的收入不平等未隨時間而擴大,且儲蓄率大致沒有改變。(編按:可參考「美國貧富不均?人人機會均等的美國夢還沒有死去」

佛里德曼提出另一種解釋,那就是:這些家庭收入的統計數字,反映的只是「暫時收入」,並不是「正常收入」,也就是不能代表家庭收入的真正面貌。也就是說,官方統計出來的家庭收入數字,「反映了各種隨機和暫時的影響」。

舉個例子:
若「我剛好走運,原本月薪5萬,某個月突然有業外收入變7萬」,
則此時「我不可能變成低收入階層」。

但若「我變成低收入階層」,
則有可能是,收支調查的那個月,「我運氣不好,收入變少,結果剛好落在低收入階層。」

因此,
若「有人在低收入階層」,
則「他們有些人必是『因為某些隨機或暫時的原因』使當時收入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