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峽兩岸政府都受到全球股災的波及,大陸央行於8月25日晚間突然宣布調降基礎利率及存款準備率,意圖藉由更為寬鬆的貨幣政策,製造出更多的資金活水,來掩蓋已經擱淺的股市。跟大陸同病相憐的台灣加權指數,也從4月底的高點一路向下溜掉了2000點,好不容易藉由「國安基金」進場護盤下稍稍踩住煞車,對於剛拿下12A殊榮的彭總裁而言,有沒有可能跟進調降台灣的基礎利率?

在經濟學的教科書中,對於降息與經濟間的關係大概不出以下的描述:「藉由調降利率,將儲存於銀行系統的資金引導至市場,可以增加貨幣供給,活絡市場經濟。」然而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釋放貨幣到市場固然可以強化市場的活力,但貨幣的增加也同樣會推升各項商品的價格,如果貨幣寬鬆政策持續太久,很容易就會造成某項商品價格泡沫化,而台灣的重貼現率從民國100年7月1日以後,就一直維持在1.875%的水準,雖然不是歷史上的最低點(1.25%),但仍處於利率的低檔區;若與大陸降息後利率依舊為4.6%相較,台灣早已把低利率當作振興經濟的政策,利率也沒什麼再往下調整的空間。

或許有人會說,那乾脆學美國,把利率下調到接近0的水準,這樣不是會逼出更多的貨幣到市場裡?會這樣想的人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現實狀況,美國是一個儲蓄率很難高過5%的國家,反觀台灣的儲蓄率依舊維持在20%以上的高檔,對於一個儲蓄率低於5%的國家,將利率調降到接近0,面對的民意壓力並不會太大(因為沒什麼人存錢),如果在台灣做同樣的事情,有多少人會瞬間面臨沒有利息收入的狀況?我相信政府不會笨到拿石頭砸自己的腳,特別是明年就要大選。

再者,在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前,美國聯準會也是非常努力的在降息,這種為了應付實體經濟成長熄火而執行的寬鬆貨幣政策,應該看成是經濟即將要步入衰退的警鈴及為了挽救金融體系的救護車,而台灣今年度的GDP已經由3%數度下修到1.56%,就算彭總裁真的決定與對岸攜手邁向降息的道路,也只是再度證明台灣經濟早已疲態百出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