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大家,我回來了(還是根本沒人發現俺失蹤了?)。身為卸任設計師一枚,不少網友在我修身養性的這段期間私訊問我:「可否對於藝人林智賢開價 8000 元找設計師這件事發表一下感想?難道台灣設計業就必須墮落至此嗎?設計是專業,請他們尊重專業好嗎!」

好,我今天就冒著被廣大同業追殺的生命危險說一下我憋了很久的內心話。

這幾年,我從台灣人口中聽過最多遍的詞句是:「吃過了嗎」、「薪水多少」、「尊重專業」。我個人覺得尊重專業四個字比問我「呷奔了沒」還令我心煩。因為就以本人18歲出道,這11年無間斷接案閱人無數的經驗看來,能擔當得起「專業」二字的人並不多。

但是這些在我眼中並不及格的人卻要求業主尊重他們因為他們是專業。而且這些人對於「尊重」的定義是業主不能質疑不能修改,要相信專業人士的話就對了!呃,是誰告訴你你是專業人士的?印張名片掛設計師抬頭我也會啊!(已誠實)。這就是創意產業的致命傷:入行門檻低,不需要執照,甚至連學歷都不必。所以請不要拿會計師、律師、醫師來做比較,入行門檻不同,很多事情也跟著變不一樣。

我見過許多優秀的資深設計師,他們感嘆產業風氣不佳,業主無理取鬧又摳門。他們花太多力氣與業主周旋,為了區區4萬台幣設計費熬了無數個夜晚,催款催到從低血壓變高血壓。他們巴不得把業主照片掛牆上射飛鏢,業主是他們的頭號敵人。可就我看來,平時跟他們在網路上互相取暖的同業才是敵人。

你永遠不知道遠方那位打著鍵盤說「我明白你苦衷」的人,是跟你一樣有能力的專業設計師,還是只是上了個 Photoshop 速成班就開張營業以超低價格搞壞行情接案的破壞份子。破壞份子總是跟你裝成同等的高度,去要求業主要尊重他們。當業主發現「設計師不過爾爾,就是個會修圖軟體的美工嘛!你瞧我給他5千他也接,我就不信5千跟5萬能有多大差別。」接著業主會以同樣態度、同樣眼光來看待你。

為何我知道這些呢?因為我教過Photoshop速成班 XD。我有不少學生是以「學門技能混口飯吃」的心態來上課,課程結束後印了張名片給我過目,從此他們就是設計師了。我問他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他們回答:「開始接案賺錢唄!接不到好案子,價格低一些總會有人要的。」

對不起,是我沒把孩子教好(掩面)。當時教課的我,也是打著「開課賺生活費買件新衣裳好過年」的算盤。我忘記教育孩子「操作技術與創作是兩回事,該怎麼用正確的心態去看待設計、去為自己在這個產業定位。學習軟體是為將來打下基礎,這只是設計師的基本功,未來的路還很遠,你現在還沒有能力去接案」。

因為市面上有太多像我當年那樣不負責任的老師(這是一篇懺悔文),於是產生了許多破壞份子。創意產業的破壞份子一旦過多,最終受害的是專業人士。林智賢就是那個搞不清楚誰是破壞份子誰是專業人士的傻蛋(眼力不好也就算了態度還那麼差)。他其實要找的是願意吞下8000元的破壞份子,卻遇見一位開十倍價格的專業人士。

林智賢心想:「我以前遇到的破壞份子都不是這個價格啊!難道妳是好萊塢回來的?」專業人士一聽不爽:「誰跟你是破壞份子啊!老娘一直都收這個價!我就是有這個價值」。雙方由此開戰,林智賢憋了一肚子委屈。

我忘記說,破壞份子還有一個特點:喜歡做賠本買賣。因為他們太追求速成,除了學了些軟體操作皮毛之外,其餘的什麼都不懂。不懂美學、不懂字型學、不懂專案管理、更不懂接案流程。最糟糕的是他們連計算成本為自己估算一個合理價格的能力都沒有。

因設計師沒有實體成本(其實有但是很多人不自知),破壞份子誤以為自己是零成本,以極低的價格接案。他們殊不知,就算軟體是用盜版的(我還真沒見過購買正版軟體的破壞份子),電腦的折舊費、電費都是成本,以及最重要的時間成本。

林智賢的那個案子給8000元,熟悉度及能力都不足的破壞份子做兩天兩夜也不一定做得完,因為要輸出,輸出調色又是一個學問。外加上多次改稿時間,很多人以為錢拿得少不會受到業主為難。錯!收取高價設計費的專業人士反而改稿次數比較少,因為業主比較信任他。換算一下,破壞份子接下這個案子,每小時時薪有沒有超過法規最低薪資都是個問題。更何況,Soho族還要自己付勞健保費,一整個不划算。

其實說穿了,林智賢自己也是個破壞份子。50萬接下活動案(活動案包山包海),他最後開的12000元設計費應該也是他的極限了,根本也沒賺什麼。很多時候,不是業主不尊重專業,是業主分不清楚誰是專業誰不是。林智賢以低價格包下案子再以更低的價格外包出去,我若是他的客戶都要懷疑他是不是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