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2年國教整體計畫之中,到底是欠缺、做錯了什麼,讓技職教育的體質看不到任何改善?這件事,我向松山工農資訊科導師蘇老師請教。

適性選擇?志願序代表制度來懲罰你!

12年國教制度之中獨步獨創的一環,就是「志願序納入計分」––這原本是希望促進適性揚才,促使學生不要擠明星學校,但是在技職生身上,卻正好導致與「適性發展」理想截然相反的結果。

原因在於,高職在12年國教志願序上,計分方式是「校科同分」––只要同一個學校,不管填幾個類科都算入同一個志願序。只要換學校,就換成下一個志願序。這樣的方式,其實對專長與志向明顯的學生不利、對追逐名校有利。

例如在基北區,一個學生小明把大安高工的10個類科,加一個綜合高中部,全都放在同一個志願序之中,他只用掉一個志願序名額––很明顯這不是「知其所好、擇其所愛」的選法。 相對的,如果另一個學生小強擅長寫程式,就希望進入資訊科,小強就優先填上大安高工資訊科、松山工農資訊科、內湖高工資訊科、新北高工資訊科、鶯歌工商資訊科,他就會用掉五個志願序。小強這樣的學生,明明是「知其所好、擇其所愛」的選法,但是在「志願序」這一項上被扣分的機會,卻比小明高得太多。更糟糕的是對比到錄取機會,普通高中一校平均會有500-1000人,但高職若單科單班名額不到40人。

這簡直是最徹底的諷刺––12年國教的制度一邊要學生更了解自己的興趣與專長,一邊在制度上懲罰那些依照興趣專長選擇的學生。

這個缺陷如何彌補,其實高職資深老師、校長間也討論過一個構想:技職學校應該是用一個「自定組合」佔一個志願序,而非一校一志願序。一個「自定組合」之中,可以包含八個(舉例,約相等於高中平均規模)高職的校科,例如小強填的那五個校科都可以填進去,並且再加幾個他覺得和資訊相近,他也能接受的類科,例如電子。而志趣不明顯的學生,在同一個自定組合中,多填幾個同校的類科,也不會被禁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