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是傳播碩士,上個月剛從澳洲打工度假返台,再次見面,我感覺她跟一年多前很不同。

布里斯本的街頭

滿懷雄心壯志的她,在桃園機場與父母道別離境時都沒哭,怎麼可以在澳洲掉眼淚?Cindy 豪氣干雲的說著。

到了澳洲稍作休息後,立馬前往布里斯本最多飯店聚集的街道,準備一家一家飯店投履歷,她沒選擇去農場、肉場,這些時薪多達20元澳幣(約合新台幣470元)的地方,而選擇能與人互動的地方-飯店與餐廳,雖然薪水稍低,但能符合自己的興趣。

求職當天下著細雨,英語普通的她,要去敲第一間飯店的門,Cindy說:「比想像中更難跨出第一步。」第二間飯店就稍微簡單些,第三間飯店要開口就更容易了,到了第四間飯店以後,根本不覺得開口要工作有難度。回到寄宿家庭時,Cindy的全身早已被當天的細雨淋到溼透,那天,她詢問了19間大大小小飯店的職缺。

到飯店工作是她的夢想,只是錄取她的飯店,讓她先做房務(house keeping),「在家都很少整理房間,卻在澳洲天天做同樣的工作。」Cindy 尷尬的說著。

飯店規定:每人負責打掃一個房間,限時30分鐘內完成。而Cindy每完成一間都要花50~55分鐘,為此,她每天回到寄宿家庭練習鋪床單,離開澳洲前,她已經可以在3分鐘之內鋪好一張床,20分鐘左右整理好一個房間。

Cindy說她最喜歡男性商務客,他們的房間大多很好清理,最怕遇到來度假的家庭房,尤其是有小孩的,她說到這段時,我頻頻點頭同意,我甚至連裝牙具的塑膠套、洗手台物品、用過的毛巾,都會放在對的地方。

她很喜歡遇到大陸人、台灣人,除了語言能通有親切感之外,大多數的東方人都很和善,也會給小費,最討厭遇到中東人,「客訴」是他們最常做的事。

跟她一起打工的有台灣人、日韓的同事,以及少部分來自大陸的朋友,大家在澳洲有了比姊妹更親的革命情感。

學端盤子和點菜,對於碩士生真有幫助嗎?

由於飯店的工作有淡旺季之分,不是天天都有工作機會,有時甚至一周只有三天有工作,於是Cindy去找了第二份工作:餐廳外場。

「學習端盤子、點菜,對碩士生真有幫助嗎?」我問。

「能不能有收穫,就看我們用何種心態面對囉。」

英語普通的她,為了能夠快速聽懂、看懂菜單上的菜名,回到寄宿家庭後,天天跟室友練習用不同語言相互點菜測試對方,對於未滿30歲的女生來說,「不怕被笑,就是最好的練習心態。」現在的她,任何中西式菜單的英文名稱,都難不倒她。

雖然賺的錢不如預期的多(其實也比台灣好太多),但我從她臉上看到以前從未有過的滿足感。

「妳回台灣之後要做什麼?」

「我參加保險公司儲備幹部選拔,錄取後經過三週集訓,剛分配到我的故鄉-高雄,還跟我媽變成同事了!」

「你不是說不做業務類型的工作嗎?」

「去了澳洲一趟,不僅膽子變大,連野心跟舒適圈都變大了。」

「妳覺得這趟一年的打工度假,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我快30歲才來做保險,我覺得挑戰澳洲這段歷程後,現在看任何事情都像是在舒適圈耶,我做保險的業務開發,根本也不是件難事。」

我周邊至少超過七位,剛從澳洲回來的女孩子,Cindy是最讓我振奮的朋友了,只要設定好短中長期目標,澳洲的打工度假,肯定會有比錢更大的收穫,您認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