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正在享受速度的快感,滑著滑著,咦,怎麼就突然見到了藍天白雲!」

我一位來自美國西岸的同學,興奮又有點搞笑的,與我分享他到加州、內華達州交界處的滑雪勝地――太浩湖(Lake Tahoe)飆雪的經驗。拄著拐杖的他(不知怎的,美國校園寒假後常有這類「打扮」出現),依然口沫橫飛的計畫,下一個寒假他要到美國戶外運動最發達的科羅拉多州去,挑戰更刺激的雪道、欣賞更險峻的雪國。

嗯,他那句話的前半段,我很羨慕,後半段就……。從小待在亞熱帶,甚至連溜輪鞋的機會都很少,還是不要隨便挑戰沒啥平衡感的老骨頭吧。

不過,我念書的地方,是明尼蘇達州啊。位於美國中西部最北端的明尼蘇達,可是美國本土雪下得最猛的州,雪季僅次於阿拉斯加州。我在那兒其中一年的雪期,第一場雪在十月,隔年四月才有最後一場。白花花的雪這麼多,不跟它好好相處、玩耍一下,真是會覺得人生無彩的。

所以,當一群有老外有老中的同學來邀,說是只要周末一天就能在本州滑雪,我懷著好奇又忐忑的心情,還是愛哭又愛跟的一起出發了。沒有裝備?沒關係,戶外運動發達的美國,運動現場都有器材可租借。沒有滑過?沒關係,現場也可以報名課程。一位美國同學還語帶笑意的教了我一個英文詞:「Bunny Hill」。就是說,「你可以去這種專門給小朋友滑的緩坡雪道玩玩,連滑雪杖都不用拿喔。」

好的,雖然這有點傷人,但他沒騙我。我穿上滑雪鞋、滑雪板,有經驗的同學指導一下如何平衡、如何前進、如何轉彎、如何跌倒(這最重要)之後,我就厚臉皮跟著一群小孩拉著纜繩(連坐纜車的等級都不到),上到小山頭了。

果然,小兔子坡對初學者可真友善,就算跌到了,也傷不到哪裡去,除了傷面子……。

我決定離開被小朋友包圍的尷尬場景,抓起滑雪杖,坐上纜車,挑戰大人的雪道。你說,我最後看到了藍天白雲嗎?其實,以我戒慎恐懼的下滑動作,還真不夠造成那種場面呢。

我比較喜歡記得的風光是,沿途帶著速度感的樹影與雪景。我終於知道一點點,為什麼有人拄過拐杖也要繼續滑雪。人類,需要自己創造一些速度,模擬飛行,不然只能永遠在地上走路了。美國,就是這麼一個愛挑戰自我、也處處創造挑戰環境的國度。

上述是「高山滑雪」(Downhill Skiing)的形式。此外,還有「越野滑雪」(Cross Country Skiing),滑雪者必須運用更多自身力量,越野滑過較平坦的雪地。有些滑雪者還會背著或拖著裝備,途中紮營,好好享受一大段雪地生活。你說實在想不透這麼累的活動怎麼會有人那麼愛,但我一些明尼蘇達州的朋友還真頗好此道。沒辦法這一州就是雪多平地多,不這麼玩冬天真的快要不知道玩什麼了。

除了滑雪,美國的冰攀、冬季登山也盛行,不會因為天冷變freeze。例如,北美第一高峰、位於阿拉斯加州的迪納利山(Denali),就是許多山友琢磨雪地登山技巧的熱門地點。甚至,在一些相當進階的戶外運動者眼中,冬日從事戶外活動才是「道德」的。因為,人的足跡只會留在冰雪之上,雪融了就帶走,最是環保。

當然,你也可以不要如此嚴肅。若在冬天到了美國,想去一些人工溜冰場或戶外結冰處溜溜冰,亦是輕鬆可行。美國會下雪的州常見冰上曲棍球運動館,沒有比賽或訓練的時候,多半會開放讓民眾溜冰。一樣,冰刀鞋很容易租借。至於戶外結冰處,不安全的地方也不會隨便開放。仍是以緯度夠北的明尼蘇達州為例,這一州暱稱「千湖之州」,可以想見冬日即會出現大大小小天然溜冰場。由於玩冰人口實在眾多,有些人就大方將淘汰的冰刀鞋放在湖泊或公園管理處,隨人借用。在戶外溜冰的好處是,美景相伴,更有「冰雪奇緣」感。

回憶起來,我記得笑聲最多的玩雪經驗,卻不是藉由專門運動。那是有一回在冬天拜訪美國友人,雪下太大了,出不了遠門。友人的兩位小學生小孩,拿了兩個舊輪胎一坐,竟然也可以在家中後院小坡上上下下滑得不想回家,銀鈴般的笑聲和白色世界真是搭。大人們最後也放棄矜持,加入輪胎雪車的行列,甚至一起玩到天黑。無須高深技巧,只要回歸童心,度過了美國北方漫漫雪夜……。

更多美國旅遊資訊請至:http://www.gousa.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