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我推掉一場演講。

多年以來,教育部將演講費訂為每小時1600,時間已經久到我無從考據,以漲價的速度而言,計程車運將們非常有資格嘲笑到學校演講的人。

一場有效的演講不可能是:僅僅是一個人站上講台,嘩啦嘩啦噴一兩個小時口水,不用做任何前置準備,這樣的演講,往往只是災難式的浪費。

教育部演講費的數值和計算方式,顯示教育部多年來從來沒有搞清楚有效的演講是如何達成的,而預計每小時1600的報酬足夠,可能導致學生根本聽不到好的演講。

準備一場兩小時的演講,花3個工作天的時間其實很正常,加上當天往返及演講的時間,算 40小時其實不算高估。在不是天降神人的情況下,一個演講者想把事情做好,維持演講品質與效益,這就是要做的功課。

義務幫忙的演講,往往裡外不是人

認為每小時1600元的演講報酬足夠,那意味著我們的教育當局認為,我們的學生其實並不值得一場認真準備的演講。

其實,有料,又認真準備的演講者,每小時1600元的報酬根本很難請到。學校不會找無名小卒來演講,一定程度都是事業有成,學有專精,而且校園之中找不到這樣的知識與視野,例如對產業變化、人才需求、局勢前瞻等議題。能講這類課題的人,當然不可能是以最低工時計薪的打工仔。

我有一位朋友,在「簡報技巧」這個課題上是一方之霸,他和我說,他接企業內訓邀約,每堂兩小時的課底價是20000元。即使這樣等級的高手偶爾因為佛心湧現、考量人情,以每小時1600的報酬出現在校園的演講台上,他們也很難花心思認真事先準備演講,以致於效果大打折扣。

我的一位老師朋友,因為在學校接了需要常常邀請講者的工作,絞盡腦汁聯繫邀請,通常結果都很令人失望。她告訴我,有些身居要職而且確實有料的講者百忙中抽空到場演講,只要不懂得控制場面、吸引學生注意力,學生常常立刻分心,或者說話,或者發呆。

即便我某種程度上是以公眾利益為導向的研究寫作者,我還是會把演講費當作篩選標準,決定我是否接某個演講。因為對我而言,其實最符合服務社會公眾效果的工作是寫網路文章,網路文章傳播沒有邊界,效用沒有時限。

反觀,如果我空出40小時,準備一場演講給特定一群學生聽,其實就排擠了我服務其他所有讀者的時間。除非演講能成為我的財務支援,幫助我研究與寫作的事業,不然,我去做校園演講,其實不見得符合我服務公眾的初衷。

讓聽講自由,不是台下人愈多愈划算

要提升校園演講的效益,一方面是教育部應該要改變演講的薪酬規範,另一方面是學校要改掉爭「划算」的心態。學校常認為,既然已經邀到講者,付了演講費,那就愈多人聽愈划算......錯!

講過不少演講,常見校方驅趕數百上千學生湧進大禮堂,要求學生保持安靜,然後把麥克風交給我,通常效果最後都不會太好。有不少學生一開始就是被迫參加,他們對主題沒有興趣,或是累了,坐不住。這不但是折磨講者,同時也影響其他想聽演講的同學。

我還記得在高中的時候被安排去聽演講的情況:穿過操場,教官指揮我們坐下,會場的景像,但是一點都不記得講者、主題、內容,因為我總是忙著讀英文講義。

現在的我將心比心,我也希望學校尊重學生的意願。把學生逼來聽演講,其實沒什麼意義,不如讓他在教室自習,或是在圖書館看書。通常自願參與的學生都已經知道講題的重要性,準備好來參加,通常專心聽講,講者與聽眾會有很好的互動。

所以,當我收到演講邀請時,通常都會把「學生自願參與」列為重要條件。

許多被邀請去校園演講的人之中,我不是什麼大咖,不特別有名。但是我還是會婉拒邀約,或是提出條件。這與我本身是什麼咖沒有關係,而是我重視聽眾,重視演講的效益,把演講當成一件手藝活在認真打造。如果條件不理想,或我無法投入足夠的時間心力經營一場對得起自己、對得起聽眾的演講,我寧可婉拒。

如果我們的學生值得好的演講,期待學校和教育當局創造好的演講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