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究,政治還是打敗了專業。台股上午盤中暴跌570點,政府宣布啟動國安基金進場護盤。這是拿納稅人錢去幫外資、大戶解套,馬政府之惡政,莫甚於此。

依照國安基金條例,國安基金的動用時機是「因國內、外重大事件、國際資金大幅移動,顯著影響民眾信心,致資本市場及其他金融市場有失序或有損及國家安定之虞時」。台股雖然從4月底的萬點高峰下滑跌破8000點,今天更在開盤1小時多就殺到下跌570點,跌幅重、股民痛,台股入熊市,當無疑義。

跌幅是深,但目前實在還看不出「資本市場、金融市場失序」,更別提「損及國家安定」了。坦白說,完全看不出啟動國安基金的必要性。

更何況,回顧國安基金成立的初衷,很明確不是為了「救熊市」;用白話文講,當時說進場要件有2項,第1個是股市受非經濟因素干擾而下跌─講白點就是為了一旦兩岸有紛擾、情勢緊張導致台股下跌時,國安基金要護盤,為的是在兩岸紛擾中能安定社會與經濟;第2個是台股有系統性危機時,怕牽連整個金融體系進而擴及到經濟實質面,因此也要護盤,為的是保護經濟體質。現在,這2個要件都不存在,國安基金實在沒有動用的正當性。

再以現實面來看,這波台股重挫,是由全球憂心經濟基本面惡化,各國主要股市都下跌,台股當然難以例外。如果經濟無起色,國際股市持續下滑,台股一定要繼續下跌反應利空。國安基金進場,可以短暫讓台股減少跌幅、甚至止跌幾天,但如果市場賣壓持續,國安基金只是幫那些要賣股者解套,不可能真正讓台股止跌反轉。

國安基金的資金來源是拿公股股票質押,向銀行借款,最高可到2000億;另外可借用各政府基金的資金,最高可借用3000億元。國安基金一定要對這些資金支付利息,所以資金是有成本的;如果賺錢,皆大歡喜。如果虧損,依照條例規定,「如有虧損,包括已實現或未實現虧損,由主管機關於次一年度編列預算時彌補之」,所以就要由政府編列預算承擔損失─也就是說虧損是納稅人負擔。

除了國安基金外,政府也說要動用政府基金護盤,其情況其實類似。如果勞保、勞退、退撫等政府基金進場護盤承擔了損失,結果就是由那些勞工、公務員等承擔損失。如果政府基金虧損太嚴重難以負荷,最後還是要政府預算挹注─等於也是要納稅人去補貼。

簡單的說,目前台股既無非經濟因素干擾、亦無系統性危機出現,政府護盤完全缺乏必要與正當性。如果台股已到低點,反彈在即,護盤實無必要;如果低點未到、仍要再下跌,政府基金進場只是幫要賣股的外資、大戶、股民們解套,讓他們可以賣在高點逃命去也,而虧損則由全民承擔。這種惡政,再怎麼口誅筆伐亦不為過。

從過去近20年、政府護盤的歷史來看,國安基金有可能最後是賺錢,只要進場時指數夠低、持有時間夠久,但護盤效益則接近零,該跌還是要跌;特別是經濟差、歐美先進國家的股市都在跌時,外資為了應該變現壓力,反應都是在台、韓及其它新興國家市場大手筆賣股,抽調資金回母國。外資在台股已占近4成,在市場動見觀瞻,只要幾個國際主要股市不止跌,台股亦難回穩。

政府輕言護盤,也顯見官員未能從1個多月前,中國護盤失利的血淚史中得到教訓。北京政府對金融市場的控制力、號令國企乃至民間企業的力道、還有其擁有的財政實力,都遠遠在台灣之上。即使如此,官方錯誤的在股市高點時進場護盤,結果還是「越護指數越低」,最後,北京政府終究被迫放棄強力護盤手段。

台灣的國安基金規模5000億元,似乎實力雄厚,彈藥充足;但放到市場看,以每天上千億元的成交量而言,實在是塞牙縫都不夠,不可能與整個市場作對。頂多在跌深要反彈時,扮演點火角色罷了。北京號稱動用近2000億美元(台幣6兆多)進場護盤,猶潰敗退場,近日陸股又持續下跌,今天更是一口氣跌了8%。

阿扁任期之初,政府在指數猶在8000多點時就動用國安基金強力護盤,耗費2400億,但經濟轉壞、國際股市下跌不止,結果指數越護越低,最後在4500點才止跌─國安基金套牢滿手股票、幫許多人解套,結果護了什麼?台股規模雖小於陸股,但5000億元,還是難以反轉市場。如果操盤官員還有良知、良能,也知道底部尚遠,那就別大手筆進場,因為那只是幫外資、大戶解套罷了。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