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們可能沒有發現,當你們只要求孩子「好好讀書」的時候,正在教孩子歧視你們自己。

曾有個家教學生跟我說,有一天,他跟媽媽走在路上,看到正在維修的馬路邊,有工人躺著休息。當時這個學生剛從國小畢業,他問媽媽說:「媽媽,他們在幹嘛?為什麼身上這麼髒,還躺在地上?」他的媽媽回答:「他們在休息啊。你看,他們就是沒讀書,所以只能當工人,現在才會躺在路上,你以後如果不想躺在路邊,就要好好讀書。」

要進入好大學拿到好文憑,得擠進明星高中,要進入好高中,從國中就要開始打拼,而國中的基礎要打好,得靠國小的努力。所以,不論在家門內或家門外,爸爸媽媽最常跟小孩說的是:「功課寫好了嗎?書讀完了嗎?」而長輩最常關心的是:「有沒有好好讀書?小孩的功課好嗎?」我們透過一個半月一次的月考段考,不斷地比較,把每個學生教育成對分數斤斤計較,與身邊的每一個人相互比較而不自知的人。

這樣的比較也延續到下一代的身上。過去我曾訪問過許多國中生的家長,他們也是在這樣的文憑體系中廝殺過來的。學歷高的家長會說:「我是中山畢業的,他爸爸是建中畢業的,我們的小孩沒有理由不會讀書。」所謂的「沒有理由」,不是把讀書歸為天份,而是歸為努力的程度。有的小孩真的是很努力,成績就是不好,卻得承受一個懶散、不專心的標籤,為的是讓家長或小孩接受,我未來如果進入一個比較差勁的職場,都是我自己過去不夠努力害的。

若是學歷較低的家長,他們會說:「我們工作很辛苦,所以我們希望我們的小孩未來『不要像我們一樣』辛苦。」這些家長裡,不乏事業有成的商業人士,不管他們在經濟上的成就再高,想到自己過去打拼吃的苦,總是歸因於自己的學歷不夠傲人造成的。這其實有特殊的時代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