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不懂得如何「攝影」,會不會成為某一類「文盲」?學校應該有「校刊社」,還是該有「影音頻道社」?評分方式除了考試和報告,「影片製作」也可以是選項之一?

最近看到德國一所中學已經開始將「影片」當作學生發表、呈現的工具,甚至學習的觸媒,讓我再次驚覺,是否我們正在錯失一個先機?

影片替代校刊,成為學生發聲窗口

德國西部的法郎茲中學 (Franz Stock Gymnasium),自從2013年開始,做了一件嘗試:停掉了紙本「校刊」,開了一個 Youtube 頻道 ,成為這個學校的學生整體對外的發聲管道。現在已經大約推出40支「影片校刊」。

這些國中年紀的年輕人,每個月定期推出一則影音短片,在這些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到略顯羞澀的少女,在說明那個月校園中的重大議題,採訪同學、老師、家長、校外專業人士的意見。看看法朗茲中學六月號的影片校刊吧!

除此之外,校刊製作團隊也不定期推出影片,記錄校園中的大小事件。例如該校 2014 年聖誕節晚會中學生表演的精華集錦、 2014 年「法郎茲中學獎」的頒獎精華,以及得獎學生的獲獎成就。在這支影片中則剪集了 2014 年全校師生的精采回憶。

法郎茲中學將校刊影片化,在校園中造成的風潮,在歐洲教育界造成的討論,讓我思考良久 -- 這是一個趣聞、一個學校領導者的「偏好」、或者是這個學校標新立異走「偏鋒」?

攝影、編輯、宣講的重要性,將要不輸文字

在數千年前人類發明文字之後,口語溝通就不夠用了。不會閱讀及書寫文字,就無法溝通想法、留存經驗,某種程度成為文化弱勢。科學革命以來,「數學」是科技領域最有效的溝通方式,不會數學的人,無異是在科學與工程領域的文盲。

隨著電腦、網路、多媒體傳播的發展,會不會衍生出類似的趨勢:「影片」在各種傳播和溝通之中將愈來愈主流,而「書寫」的地位將被推向邊緣?十年後,不能夠透過影音媒體溝通,是否就和現在不會書寫一樣弱勢?

所有做紙媒、文字媒體的人都有在感覺到一件事:人們愈來愈不讀「純文字」,用影片來傳達信息,將從「嘗試」走向「常態」。這不能怪閱聽大眾懶––文字有不少優點,但是它的傳達力,和影音媒體相較之下愈來愈顯得疲弱。

文字天然的限制,難以傳達影像、情緒、聲音…。而人類這種動物,億萬年演化的知覺器官與神經系統註定了我們對影像、情緒、聲音敏感,而且受影響更深。一分信息若能夠以畫面、音樂、配合講述人的聲音表情,常常能比文字有更強的穿透力、影響力。

大部分的人收看影集、電影,常常是英美日韓出品,在無意之間,我們都從中吸收了各種價值觀––人生目標、善惡對錯,甚至相貌美醜。

在網路串起全球的21世紀,影音編輯能力將是價值無限的軟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