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進小學之後的孩子來說,老師代表某種權威,恰好這個權威也是父母很尊重的身分,因此孩子有時就會借用老師之名,來堵父母悠悠之口。這時候考驗的,不只是事情本身的討論,更多感覺是那種「用右手的箭刺左手的盾」這種尷尬情結。

妹妹有天早上,穿完制服後興沖沖地拿條項鍊跑過來:「媽媽,你幫我戴這條項鍊好不好?」 啊?!一大早腦子尚未清醒就遇到這個狀況題,我只好先打迷糊仗:「怎麼突然想戴項鍊啊?」 「因為陳某某那天有戴戒指去上學,我們說好今天一起戴項鍊去啊。」妹妹興沖沖地呱啦呱啦。

「喔,這樣啊,不過戴項鍊去學校適合嗎?」我小心翼翼地先不完全否定,不過心裡同時盤算該怎麼過這一關。

妹妹聽到這個回答很不高興,臉馬上拉下來:「老師又沒說不可以!」

這句話徹底地把我喊醒,我決定不管今天上學會不會遲到,這個問題倒是需要好好聊一聊。

「我相信老師沒說不可以,不過老師沒說的事情可多了,那就代表可以嗎?」我丟出這個問題,而我真的也在一起思考。

妹妹沒說話。不等她回答,我繼續問了下個問題:「不過這跟老師說可不可以有什麼關係嗎?項鍊戴在自己身上,為什麼要讓別人決定可不可以呢?」

我們一起坐在床邊想這兩個問題。嚴格地說,我不知道妹妹有沒有在想,她低著頭讓我有點捨不得,一個小女生愛漂亮的心沒什麼不對,我並不反對戴項鍊去學校,只是那句「老師又沒說不可以」讓我想要把事情「複雜化」一點,否則孩子很容易就會認為,老師的權威至上,甚至可以說服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