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咖啡館沉思,到舊書攤蒐羅奇書,逛逛寧靜的畫廊。左岸是屬於藝術家、作家與思想家的天堂。

巴黎左岸向來知識分子雲集。雖然今日左岸的公寓十分昂貴,拮据的學生與創作者根本住不起。不過,這裡仍有許多大學與出版社,因此街道與咖啡館還是隨處可見他們的蹤影。

除了羅浮宮和花神咖啡館,孤獨星球推薦:到巴黎一定要去這間咖啡館和美術館
位於左岸的調色盤咖啡館(攝|Matt Munro)

調色盤咖啡館(La Palette)過去是畢卡索、海明威、吉姆.莫里森(Jim Morrison)經常光臨之處,如今來到這裡就像進入時光隧道,仍感受得到濃濃的波希米亞氛圍。牆上有裝飾藝術時期的壁畫,一旁的鏡子上有煙燻痕跡。身穿黑色背心的侍者從廚房信步而出,托著放了牛角麵包的餐盤,端到露台,擺到一名教授模樣的男子面前。那名男子停下早餐儀式,對一名路過的友人點頭,輕快道聲日安。

「這裡的咖啡館文化很特別,」麥克.沃夫(Michael Wolf)說,他是來自柏林的學生,在巴黎住了三年。「我喜歡這裡可以慢慢用餐,也喜歡欣賞來來往往的人。在這裡除了外國留學生,也有許多世居巴黎的本地人,相當有趣。」

適合看人的地方還有碼頭邊的舊書攤,這一帶從16 世紀就在賣二手書。如今,碼頭邊眾多墨綠色的攤子多在販售迷你艾菲爾鐵塔,但仍有幾家堅持賣書,尤其是集結在瑪拉蓋堤岸(Quai Malaquais)的幾間。一名少年快速翻閱泛黃的《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與1950年代的迪士尼漫畫。同時,一個大鬍子攤販把拉辛(Racine,相當於法國的莎翁)的劇本,以幾歐元賣給一名圍著檸檬黃圍巾的男子。

不過在聖日耳曼區(Saint-Germain)附近賣的善本可昂貴多了。這裡以皮革裝訂的磚塊書宛如博物館的收藏品,放在商店櫥窗展示。卡蜜兒.蘇謝古書店(Librairie Camille Sourget)的店員,正小心翼翼把一冊羅馬史學家塔西陀(Tacitus)的著作,放到19 世紀法國小說家左拉(Émile Zola)的簽名信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