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裡頭有一句話:

「婚姻生活能否幸福,完全是個機會問題。」(Happiness in marriage is entirely a matter of chance.)

婚姻就是兩個不認識的陌生人,從不認識彼此到認同對方、包容對方。

走入婚姻後,我認識了真正的他,他也認識了真正的我,但最後我們還是背對背離開了。原因我終於明白了,是我的問題,因為我從不認識真正的我。

過去我盡我所能希望滿足他的要求,來成為他心中的那個于美人。所以我漸漸戴上了面具、背起了包袱,最後甚至穿上了潛水裝,讓真正的我沉下去。

婚姻只有結局的好壞,沒有對錯。但如果要有對錯,那也是我的問題。是我無法成為他心中完美的另一半。

結束了,是他的開始。也是我脫掉潛水裝,讓真正的我浮上來的時候。我很感謝他,也祝福他。

現在的我,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沒有了面具,沒有了包袱。重新開始認識這個于美人2.0。我自己有時會被不一樣的自己嚇一跳,但我很喜歡,也很開心。希望你們也能喜歡新的于美人2.0。

離婚之後,我想做一件以前自己不敢做的事情,所以三個月前,我跑去學了游泳。

雖然我有恐水症,但克服害怕離婚的恐懼之後,好像學其他東西就覺得沒有那麼難、也沒什麼可怕的。心態開放了,就勇於去接受新的自己、新的嘗試跟新的可能,不要用排斥的心情去看它。

我告訴自己:「沒關係,現在是新的于美人,所以她可以接受新的東西。」

在水裡的時候,我只要專注於呼吸換氣,游池的水給了我安全感,我知道,自己只是接受了,接受了改變,如同接受我的婚變。

萬物有定時,聚散也是

「 生有時,死有時。聚有時,散有時。聚散從不遂人願。」這是我從《傳道書》中所領悟引申出的道理。

曾經,我很恐懼兩個人的婚姻走到結束,因為害怕即將面對獨自一人的孤寂;也曾經在婚變過程中有著很多情緒:自責的、憤怒的、悲傷的、自怨自艾的……

後來我的朋友季聲珊對我說了一句話:「人不要執著在極致的快樂,也不用害怕悲傷的到來。現在產生的所有的情緒都是自己給自己的二次傷害。

當時她面臨丈夫驟逝,原本我約了她吃飯想安慰她,結果反而是她安慰了我。

那陣子,除了處理與前夫的關係及官司,面對媒體和與論,我受到了許多撻伐與不公平看待,我們的社會離婚率極高,但對離婚者的歧視卻也不遑多讓,很多離婚婦女,都會經歷像我一樣的過程:自我否定、被否定,覺得自己一定是不夠好,或者有哪裡做得不好,才會連婚姻都無法維持。

「人生其實很失敗,只有婚姻維持著,那他就成功了。」這是為什麼很多人寧願死撐在那裡、不願意離婚的原因,似乎只要勉強維持住婚姻的「外殼」,有很多藏在裡頭的問題就不用被看到,也不會被檢討。

所以那時候我有很多的憤怒,第一個是生氣對方: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第二個是氣自己:我怎麼可以讓人家這樣對待我?直到後來季聲珊的話讓我明白,多少的情緒都是自己給自己的二次傷害。

後來我的心態就轉變為感謝,感謝我還有這個機會,可以去游泳、去健身,去做很多想做的事;我還來得及疼我自己一陣子,是好一陣子,而不只是一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