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生論證,最難的關卡是什麼?」我問。

洪老師在師大附中教學多年,推展論證教學不遺餘力。他說:「那些充滿重點、口訣、解題技巧、編輯精美的講義和參考書,其實是讓學生不會思考、害怕思考的元凶。許多學生捧著編輯精美的講義,以為這是好東西,去蕪存菁且容易記憶,其實誤解大了。把知識簡化簡化再簡化的結果,其實學生是用最懶惰的方式學習-判斷與辯證交給老師和編輯,他們只負責接受,然後寫在考卷上。他們沒有面對過知識的原貌,他們見到的知識,都是泡在福馬林中的知識死屍。」

在過去十幾年的教學經驗中,洪老師每次接新班級,學生第一次遇到老師進行「論證教學」,粗略估計總有大約一半人是排拒和抵抗的-自己看參考書、不聽講、不參與討論。洪老師說,這不能怪他們,這些學生第一次參與論證式教學,發現和他們過去學習方式不同,而且很累,他們恐懼這樣的學習對考試沒幫助。

在這種狀況下,洪老師如何一步一步進行論證課程呢?

第一步:對知識提問,對論證挑剔

我們在小學幾乎都做過的「蠟燭燒氧實驗」(如下圖) ,可以快速讓學生了解他們學自然科學的時候,是多麼不求甚解:當瓶中的燭火熄滅之後,水瓶中的水位上升,而且「接近」1/5瓶高。在小學的時候,我們得到這樣的解釋:水位上升,是因為蠟燭燃耗盡氧氣,而氧氣佔大氣成分正好大約 1/5。

洪老師利用小學自然課裡的這個段落挑戰同學:蠟燭燃燒,不是會產生二氧化碳與水蒸氣嗎?為什麼還會讓瓶中的水位上升?

同學在此時,通常都會愣住...... 他們記得這個實驗,記得標準答案:氧氣佔 1/5,但他們沒有想過這個現象背後是否有其它的可能解釋。

這時候,開始有一些腦筋動得快的同學提出其他可能解釋:「會不會是水蒸氣凝結變成液態?」「會不會是二氧化碳溶於水?」「會不會是瓶中氣體在燭火熄滅後,溫度下降,熱漲冷縮?」同學們突然發現,在這個現象的背後,不只一個原因,甚至不見得是課堂中所教的原因。

洪老師這時候再打鐵趁熱,繼續追問學生問題:「二氧化碳會溶於水,但是常溫常壓下會完全溶於水嗎?」「熱漲冷縮,好答案,但這是主要原因嗎?唯一原因嗎?」

當同學想要論證自己提出的立場,他們會抨擊別的答案,或是常常回答「我覺得如何如何」。這時候洪老師就會問:證明別人錯了,你的答案就是對的嗎?你可以證明論點嗎?

幾次問答之後,學生就漸漸有所感受了:原來,所有看似簡單的現象背後,都可能有各種複雜的可能因素,都有無窮思考判斷的空間。而那些精心設計的圖表、口訣、重點整理,也許方便記憶,但卻一點都無助於多角度思考、深入提問,甚至阻斷了這些心理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