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錢人還想繼續工作?

「因為想要賺更多的錢。」似乎是理所當然的答案。但是我懷疑會說出這種太過膚淺的答案的人,都沒有真的賺過大錢。

我決定將這個困難的問題,問我所認識的人中,最不缺錢的朋友。

跟大多數人不同,我對於如何賺大錢的方法並不怎麼感興趣,我更想知道的是,一個人變得有錢之後,怎麼樣才可以保持不市儈,而不會被銅臭味所淹沒。我的大學政治系學長阿瑟(化名)畢業於美國前5名商學院,曾任職於華爾街知名投資機構多年,擔任分析師及操盤人,負責數億元美金的多空操作,工作地點包括紐約和香港。

就讀研究所之前,阿瑟學長的月薪只有4萬多元台幣,MBA畢業後留在美國華爾街工作,薪水立刻成長好幾倍,30多歲已經在某個國際知名的美系投資機構擔任亞洲區主管,年薪光是底薪就已超過新台幣1千萬元,如果加績效獎金,全年收入超過新台幣3千萬元以上是常態。

不到40歲的阿瑟學長,此時卻決定退休,他說:「收入雖然豐碩,但是我總覺得工作壓力大,包括辦公室政治鬥爭等等自己無法控制的變數也多,這種人生彷彿不屬於自己所有。」

阿瑟學長退休回台灣以後,沒多久就厭倦了天天打高爾夫球的日子,他想起一位教授曾經說的:「You are smart individuals. You should always work hard and ENHANCE THE RETURN ON YOUR INTELLECTUAL CAPITAL. (你們都是聰明人。聰明人就應該努力工作,好好讓你們的智慧資本越滾越大!) 」所謂的智慧資本,可以代表用腦筋賺錢,也可以跟金錢無關,純粹把經驗傳承給後進,教人如何避免犯錯、在更短的時間內學會釣魚。

因為無法忘情市場的脈動,想繼續用腦袋賺錢,加上想分享自身經驗,將自己所學傳承給後輩,不久阿瑟學長就重出江湖,成立了一檔自己的避險基金。自行創業後雖然固定收入降低許多,但是能夠回到生長的地方,快樂地工作、掌握自己的時間及生活與陪伴家人,是先前10多年在海外所無法擁有的。

經歷了先後3個不同的工作階段,我詢問阿瑟學長是如何向家人證明自己的價值?而這個價值又是如何訂定和做到的?

第一階段:準備自己

阿瑟學長說他其實大學政治系直到念到一半,都還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幹嘛,只確知自己絕對不是從政的料。這時,阿瑟學長找了幾本華爾街大亨的傳記來看,結果一看就為他們的人生著迷不已,發現華爾街的聰明人原來可以靠著研究經濟及產業趨勢,操作金融商品或擔任資本市場的籌資及購併顧問賺到很多錢,而且變得有影響力。於是當下決定向財務專業發展,確定華爾街就是他未來的戰場。

雖然以當時自己的收入跟父母的財力來說,要念美國MBA商學院的成本很高,但是阿瑟學長相信這個投資是值得的。既然要背水一戰,就要念排名前5名的商學院。為了要達到這個標準,阿瑟學長花了4年的時間讓自己的履歷表符合名校的要求,同時說服相對保守、擔任教職的父母,這就是他們的兒子未來要走的方向,同意部分資助兒子完成學業所需要的費用。他同時把這些頂尖商學院畢業生的薪資平均資料,作為輔佐資料,告訴父母說這筆他們借給兒子的錢,畢業不久就可以還清。

第二階段:大展身手

按照計劃MBA畢業以後,阿瑟學長如願在華爾街找到了一個起步的工作:分析師。這個第一份在華爾街的工作是一個頂尖的投資銀行,分析師並不是一個有保障的工作,卻給了他一個跟世界頂尖投資高手硬碰硬,在激烈競爭中考驗真功夫的機會,幸運的是那段時間的投資景氣相當好,所以實力加上時機,他大膽押注科技股的決定得到豐碩的回報,很快地在同事、上司之間證明了自己的價值。

但更重要的,是對自己生命最重要的3個人面前—父親、母親還有自己,證明了自己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