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憑什麼認為美國人是拯救世界的超人?」

「海珊從美、德、英、法等國獲得製造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還對庫爾族發動化學武器攻擊,一天內造成超過5000名庫爾族人死亡。你說我們能不對這個邪惡政權宣戰嗎?」

2010年寒假在德州參訪姐妹校,一進入地理教室,就看見全班同學輪流質詢台上的學生,他手上拿著一幅自己的漫畫作品,圖中是穿著超人服裝的美國士兵,擁抱著哭泣的庫德族小孩。

「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那是個笑話,2007年美國國防部向國會提交的報告,已經認定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可信度是可疑的。」質詢的同學手上也拿著自己的漫畫,圖中的美國前總統小布希被畫成一個屠夫。

另一個畫著小布希在偷石油的同學,也在老師的同意後發表意見:「你知道布希在德州經營石油產業,還創立布希能源公司,他打這場戰爭只是為了保護自己與美國的石油利益」

我坐在台下瞠目結舌,這哪裡是地理課?這簡直是國際會議的交叉詰辯。

下課後我連忙請教地理老師Kent,他是如何辦到的?

「因為這週的課程上到中東,而美國在伊拉克已打了七年戰爭,所以我要求每位學生要畫一幅漫畫,表達他們對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的想法。」

「只畫一幅漫畫?不用背誦一堆地名、氣候、物產之類的資料嗎?」我想到自己以前學外國地理時,快要被這些資料搞死了。

「不用,那些資料網路上都查的到,我的教學目標是希望學生能從時事理解這些國家。」

「但只畫一幅漫畫,要如何理解中東這麼多國家。」

「呵呵,其實畫漫畫是他們最害怕的課程,因為學生必須從蒐集資料、閱讀資料、形成洞見(insight)、再以圖畫表達立場,整個過程要花很多時間。」

「對啊,我想起一位台灣學生告訴我他的接待Buddy,這個週末沒陪她出去玩,是因為從圖書館借了十幾本書,說是為了畫漫畫。」

「其實學生最害怕的是要為自己的畫辯護(defense),我打的成績與他們畫的好不好無關,主要是看學生辯護的邏輯,如果他沒累積足夠的知識量,他一下子就會被同學問垮了,這比寫考卷還可怕,因為根本不知道同學會問什麼。

「辯護的邏輯?」我對Kent談到的邏輯很有興趣。

「是的,資料(data)經過整理後變成資訊(information),資訊經過思辯後才會變成知識(Knowledge),但只有經過發表及批判後的知識才會有邏輯。

Kent丟出一個個我無法在高中校園想像的名詞,尤其是「批判」這個字,我感到太好奇了:「Kent,你是說『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嗎?」

「沒錯,知識是拿來解析現世,與預測未來的工具,所以一定要有批判性思考的能力。

「但是訓練同學針鋒相對,互相批評後,不會傷和氣嗎?」

「怎麼會呢?而且學生要批判的第一個人就是自己。」

「自己?」我被搞混了。

「當然,先要批判自己的論點是否紮實,然後才有資格批判別人。」

回國後,伊拉克戰爭終於停戰了,但我大腦的戰爭到現在還未停止,現在還常面對著我的學生思考,當背誦還是王道的今日,我們要如何先學會對自己批判?然後再對世界思考?我不知道,我還在批判自己,我還在思考…

書籍簡介__有種,請坐第一排



 書名:有種,請坐第一排

作者:蔡淇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5年6月15日

面對年輕的一代,身處校園,站在教育第一線的蔡淇華老師,有著特殊的青春歲月。

就讀台中一中時,為了對抗霸凌,他曾帶水果刀上學;大學時又被當掉,讀了五年才畢業。

現今蛻變成優秀人師,生命中的挫折反而成為教學的動力,除了在課堂上侃侃而談、循循善誘,還帶領學生走出校園,實際參與各類關心社會的行動,以親身實踐的方式引導學生關注教育、社會及國家大事等議題。

蔡淇華老師擅長用講故事的語法和年輕人談人生,告訴他們如何面對未來,又該怎樣把握時間提升自身的能力,以及深入理解日後將一肩扛起的社會國家發展狀態。

這本書裡,字字句句流露出深情與懇切,蔡老師期望能帶領茫然的孩子們安然度過青春,具備萬全的能力面對未來的考驗。他更希望能邀請更多年輕人一起坐到第一排,勇敢地與磨練、機會面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