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的告白:「你知道眼睛為何是長在前面嗎?因為它們就是用來提醒你要往前看,一直回頭望是一種不自然的行為。」

原來,最難以癒合的傷口並不是背叛、傷害或是欺騙,而是,自責。

他走了,你先是不可置信、再是傷心,接著責怪對方,最後再用自責告終。每段愛情結束之後,總是會經過這樣的歷程,你不懂你對他如此好,為什麼他還是要離開? 所以否認;然後,你想他一定會再回來,這不只是一種祈求,甚至包含了某種程度的天真。直到確定他不會回頭了,你才真的肯面對自己的眼淚,他的堅決造就了你不留餘地的傷心。於是你開始說對方的不是,你用最簡單的方法來讓自己痊癒,就是:否定他,你藉由說他的不是來麻痺自己。原來惡言惡語是一劑鎮定劑,用來讓自己面對腐壞不驚慌、不傷痛。

一直等到藥效退了,緊接著自疚感排山倒海而來,你才發現其實自己從來都沒有痊癒過,只是因為麻醉了所以才沒有知覺,因而讓你產生錯覺,一種海市蜃樓。接著你開始否定自己,把所有曾經對他的指責加倍加諸到自己身上,你覺得一定是自己不夠好,所以他才會頭也不回;一定是自己有所欠缺,他才會如此狠心決絕。當初你用否定他來獲得安慰,現在則用怪罪自己來得到滋味。你把這當作是一種懲罰,以為這樣就可以得到救贖。

但你卻忘了,兩個人在一起從來都不該是誰拉了誰一把,而是誰跟誰一起了,誰跟誰一起同行了。愛情沒有上下之分,只有左右相伴。

可是,你卻還是責怪自己。你的自責來自於你們曾經那麼要好,如今卻不好,你覺得一定是有人破壞了這份美好,但就因為無法指責他,所以只好把矛頭指向自己。事出必有因,總該有人被指責,否則以後你怎麼對自己交代? 而自己,就是那個罪魁禍首。然而,你卻沒發現自己所有的檢討與修正都是建立在否定自我上頭,這是一種本末倒置,而不是前進的方式。因為所有的自我反省都應該建立於不偏頗才對,這樣才會有意義,否則就只是一種偏袒、一種是非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