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否認的,有一些計程車司機在颱風天會冒險多跑幾趟車,因為風強雨大的時候,計程車恐怕是最理想的交通工具,因為大家不一定願意冒雨走去搭捷運或在站牌下等公車。這種颱風天的工作,比較接近是自願的,當然想必也一定有迫於生活的無奈。

來看看另一種狀況,蘇迪勒颱風來襲,八月八日剛好是父親節,即使是颱風天,即使政府已經宣佈停止上班上課,還是有不少百貨公司在下午開始營業,百貨公司的員工跟媒體透露,公司要求他們要冒風雨上班,但是卻不肯補助計程車資,對員工來說,感受就是「公司想發颱風財而不顧員工安危」,並且無奈的是「只能忍氣吞聲,反應可能會被解僱」。

同樣都是颱風天上班,自願和被迫的心境就天差地遠了。像是計程車這種近似自雇工作者的性質,颱風天要不要上班多賺點錢,那比較接近是自己可以決定的,屬於自由意識的範疇。但是對於那些受聘的勞工來說,顯然就不是如此,颱風天不上班,對他們來說是冒著以後也不用上班了的風險;但是颱風天去上班,卻又是冒著萬一出了什麼意外,可能連命都沒有了的風險。如果沒有意識到勞工的兩難,談論這件事情無疑只是井蛙之見。

那麼,為什麼勞方與資方的地位如此不對等呢?照理說,一方出賣勞力,一方購買勞力,雙方在自由市場的機制運作下,價格談得來,你情我願,什麼事情都沒有啊!很遺憾的是,在台灣,勞資雙方的交易顯然並不是自由市場,但是很多人都瞎了眼似的以為是。

自由市場機制,買賣雙方沒有外力的干涉,價格根據供需關係而決定,市場的訊號不被扭曲。但是台灣的人力市場顯然並非如此,資方掌握了資訊上的絕對優勢,勞方卻無法從足夠透明的資訊來判斷市場的供需,這也就是為什麼價格大多是資方所決定的,而非勞資雙方所經過談判與角力而決定的。

資方可以跟你說:「你的工作很多人可以取代,所以你根本沒資格拿那麼高的薪水。」看起來好像是供過於求所造成的價格下降,但是轉頭卻又總是抱怨找不到可以用的人,而他們也不會因為2萬8找不到人,就出3萬元,然後怪罪勞工不肯吃苦,但是無視於一堆人在國外打工旅遊的時候願意做苦工。這是一個透過資訊優勢控制價格的市場,不是一個自由市場。

假設稻米年產100公斤,需求有100公斤,價格100元。在自由市場下,當今年稻米減產,只有80公斤,供不應求自然價格就上漲,例如漲到150元,而無法滿足的20公斤需求在付不起高價的情況下只能轉去買其他的替代品,例如玉米、小麥。但是,如果米商今天不跟你說稻米產量,直接跟你說現在米很少,所以我要賣200元。對,也許米商因為價格太高所以米賣不完,但是就算只賣掉60公斤,仍然比原來多賺兩千元。可是,這是一個被控制價格與供給的市場,不是自由市場。

台灣的勞工,就是面臨這樣的資訊不對稱,一方面不知道自己的真實市場價值,一方面也不知道市場的供需情況,資方當然會努力壟斷這樣的資訊優勢來圖利自己,遺憾的是政府也不肯著手降低勞資雙方的資訊落差。

勞工的確需要錢,但是真的為他們著想的人,不是去保障雇主在颱風天可以逼著勞工上班,而是保障勞方與資方基於相同的資訊下進行薪資福利的談判,在對等談判之下所取得的工作待遇,才有資格談勞工在颱風天多賺一點錢,否則多賺一點錢的不是勞工,而是資方。試問,為了保住自己工作而不得不在颱風天搭計程車上班的百貨公司櫃姐,真的有多賺一點錢嗎?還是收入拿來付車資就差不多了?而且,他們又有多少是真的自願去上班的?

有人說:「評價一個政策的標準,不是看其立意是否良善,而是看它能否達到目的。」這句話我是同意的,但是反過來說,我看不起的其實是那種為了達到目的而絲毫沒有良善之心的人。颱風天的外賣市場的確有需求,也應該有所供應,但是這樣的供應如果不是立基於自由意識所做的抉擇,那就是壓榨。最值得我們社會思考的,不是要不要禁止這樣的服務,而是在提供這樣的服務時,冒險的勞工與賺錢的資方,到底有沒有在對等的情況下談判出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勞動條件?如果沒有,那我會認為捍衛這樣的服務存在,就是立意不良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