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颱風而「歪腰」的郵筒爆紅,大量的合照人潮也引來許多爭議。有些人認為看看郵筒、拍拍合照,是煩躁生活中的小確幸,幹嘛這麼認真。但也有人認為颱風才剛過,社會仍有許多急須救助、清理的地方,跑去人擠人,看一個到處都有的「受災物」,實在很沒意義。

雖然這好像只是「人生到底該多嚴肅」的問題,但這組快要報廢的郵筒,其實和歷史悠久的倫理學爭論有關。

有種倫理學流派叫「效益主義」(又譯為功利主義),他們認為人應該做「能替最大多數人帶來最大效益」的事,也只有符合這原則的行動才是對的。

像是颱風過後,如果你去救災、捐錢助難,這是「利益眾生」,就是對的。而去拍郵筒,還浪費時間排隊、阻礙交通車流,這就不是利益眾生,是錯的。

許多反對「郵筒觀光」的人,雖然不見得有讀過效益主義的理論,但心中就有這一派思想的影子。

另一批人也反對去看郵筒,但所持原理不太一樣。他們認為就算郵局拿這歪腰郵筒去搞文創,甚至賺了大錢,可以分給所有國民(「替大多數人帶來最大效益」),這也是錯的。

為什麼呢?他們認為行為本身有價值上的高低之別,有些行為堅持良善的道德原則,因此價值較高,大腦正常的人會認為所有人都應該做。

而像是「郵筒觀光」這種行動,只是個人的興趣,大概不會有人認為「所有人都應該和歪腰郵筒合照」,所以偶一為之可也,弄成熱潮,反而會減損了做善事的機會。

這派說法和前一派在許多倫理議題上是對立的,但對於「郵筒觀光」卻能達成共識。所以「郵筒觀光」是錯的嗎?

上述兩派的說法都有點歷史了。當代倫理學者不會持一刀兩斷的立場主張「去郵筒觀光是大罪」或是「颱風後當然要泛郵筒呀」。

現實的道德問題存在許多面向,純就「郵筒觀光」這個議題,就包括了「安全性」「對社會的影響」「教育意義」「文創」「小確幸」等各種角度,每個人可能都會有一個專屬自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