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韋岱思,荷蘭人,也是一個台荷混血兒的爸爸。我的女兒跟我同樣姓「韋」。很多台灣人無法理解為什麼我幫女兒取一個沒有繼承家族意義的姓。外國爸爸的小孩不是常跟媽媽同姓嗎?

不過,我蠻喜歡我的中文名字。發音跟我荷蘭文的名字很像,三個字的意思也不差。自我介紹的時候,我通常兩個名字都介紹。讓人家自己選要用岱思或者Thijs稱呼我,我都無所謂。因此,我對我中文名字有一定的認同,也希望小孩跟我同姓。

在我們發現懷孕的第二天,由於當時太太人在國外,我人在台灣,便約了岳父大人吃飯,跟他報告一下這個好消息。岳父恭喜我,同時給了我一張上面寫了「柯立品」跟「柯立格」的字條。我嚇了一跳,太太剛懷孕,我岳父居然已經想好名字了!岳父好像感覺到我的驚嚇,馬上說:「你太太要我去拜拜,求菩薩保佑寶寶平安出世,但是如果所有人都請菩薩保佑他們的寶寶,有那麼多寶寶,祂不曉得到底要保佑哪個寶寶啊!」

有道理。

在荷蘭,因為性別平等與多元成家的關係,小孩想跟爸爸姓或跟媽媽姓都可以,在荷蘭的結婚證書上,可以任意的組成這個家庭未來想共同使用的姓,以我們家為例,可以用Velema、Ko、Velema-Ko或者Ko-Velema,通通不成問題。

雖然如此,但是我看到我岳父的字條還是有衝擊,因為我希望小孩跟我同姓,覺得這樣好像比較有家庭的感覺,也比較有小孩真的是「我的」小孩了。這個感覺,當然有很多非理性的因素,做為一個信仰性別平等的社會學家,面對孩子跟我不同姓,仍然是一個我心頭過不去的關。

在我們知道寶寶性別後,便著手開始取女孩的名字,取荷蘭文的名字並不困難。在荷蘭,很多父母是以祖父母的名字來命名他們的小孩。例如,我姊姊繼承了我奶奶的名字,我哥哥跟我爺爺同樣的名字,我父母在幫我取名的時候,則參考了我姑姑與姑丈的名字。

有了這樣的傳統,我們決定讓小孩繼承我外婆(Anna)的名字。我外婆是一個很善良開朗的人、我跟她的關係滿親密的,我太太也很喜歡跟我外婆相處。我們夫妻兩人都希望讓我女兒繼承我外婆的名字,表達出我們對家族的感情,也表示對祖先的尊敬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