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

「我想不通,」女孩哭得好慘,「為什麼一睜開眼,你就不是我的了?」

《被偷走的那五年》裡,謝宇(張孝全)與何曼(白百何)新婚好甜蜜,但在蜜月旅行時遇上車禍,何曼一覺醒來,時間竟已推後五年,這五年間,她與謝宇離婚,更與最要好的朋友反目,但她一點記憶也沒有。

上天把她的記憶,停在與謝宇仍在最甜蜜的時光。昨天,還在度蜜月;今天,已一刀兩斷,是幸運,還是殘忍?

何曼與謝宇弄得離婚收場,當然有因,只是,失去了悲傷回憶的她,固然想不通她為何跟他會分開,這就像,在每段愛情的起始,你根本不會幻想結束。

「不,這刻我和他好甜蜜,我相信,我會和他一直走下去。」妳不信。

妳不信,但殘忍的是,世上很多事情,都不在我們的控制範圍,儘管我們深信能與對方一直走下去,但上天總會安排不同的考驗。

這些考驗,或減退我們的熱情,或削弱彼此的信任,或凝成對他的不滿,然後,沒有握緊他掌心的妳,手在不經意間鬆開了,然後,便理所當然地走遠了。

兩人在一起,除了用愛來維持,還要並肩戰勝上天的考驗。

每對情侶,都是彼此的戰友,是因為,妳和他,要守住最初的約定,必須要經過際遇的歷練。

捱得過,自然白頭到老;捱不過,自然失散在途中。

「時光隧道,傳來回音,請你聽一聽,那是我們當時,幸福約定。」

常在想,如果時間能回撥至某一秒,多好?

每段愛情,都有我們最懷念的時光,那時候,每句說話,每個表情,每次接觸,都是甜甜的,就像一件新買的白襯衫,白得耀目,妳好喜歡穿,還穿個不停。

可是後來,白衫開始有點污跡,顏色不再那麼白,布質也隨著摩擦而耗損,雖然可以拿去洗,但,每次洗完後,耀眼度也在減退。

洗這個過程,像每次吵架過後,彼此都不捨的擁抱。妳不能寄望洗,能讓戀情回到最初,因為,總有一點點的污跡,夾雜在戀情中。

我們能做的,是盡力珍惜這戀情的白,小心地保護它,和,慢慢接受它變得沒那耀眼。

只要不讓它變灰,那麼,我們還是有幸福起來的可能。

「有些人,在心底從來沒忘記,有些事,有些夢,還找不到謎底。」

我仍然愛著你,可是,你身旁已經有新的她。

我不能怪你,你找新的她,可能是因我沒有好好留住你。

但,如果我能抹掉了那不愉快的回憶,你可否跟我一樣,一起失憶,然後一同回到我們的最初?

我說的失憶,是自私的失憶,只記住最甜,把苦澀抹掉。

如果可以這樣子的選擇性失憶,你說,多好?

「我們真的可以重新開始嗎?」在劇裡,男孩問女孩。

如果可以,讓我們,再一次心跳,好嗎?

可惜,愛,沒有如果。

「有些話,愈欲言又止,就愈是動聽,讓我們靠近,想悄悄告訴你,多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