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我聽到不少堅持臺灣應該繼續堅守菁英教育路線的人士表示,教育現場原本就是一場論輸贏的戰場,每個人都應該遵循這種物競天擇的叢林法則,在考試升學制度中,不適者本就應該被淘汰,適者當然有權生存。

對於這樣的論調,我非常不能苟同。

首先,我們必須釐清的是,教育現場原本就應該是戰場嗎?而這個戰場真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嗎?如果我們真是如此認為,那可就大錯特錯了。因為這個戰場根本就是人為刻意塑造出來的,而不是非得如此不可,更不是原本就是如此。事實上,我們只要稍微了解新自由主義的歷史源流,就可以很輕易地搓破這個將教育現場合理化為戰場的謊言。

當初,美國和英國的保守黨政權,就是依附達爾文物競天擇的理論,並遵奉芝加哥學派的論調,刻意將講求競爭的市場法則塑造成挽救教育頹勢的靈丹妙藥,於是將新自由主義加諸於服膺英美路線的世界各國教育現場。試想,當年若不是雷根(Ronald W. Reagan)和柴契爾(Margaret H. Thatcher)政府的執意推行,以及各國當權者一味仿效美英盟主的教改路線,新自由主義還能夠在爾後的幾十年間橫行於世界,進而導致一場「全球教育改革運動(GERM)」的災難直到現在嗎?由此可知,如果臺灣的教育主政者真能堅持教育理念,不遵循市場叢林法則,臺灣的教育現場又如何能夠成為物競天擇的戰場呢?

但令人感到諷刺的是,過去奉行著科舉制度的文化古國,到了近代,竟也和講求物競天擇的新自由主義一拍即合。

從過去到現在,講求高度競爭的科舉制度雖穩固了歷代統治階層的政權,使中國成為世界上至今仍未凋零的古文明國家,但這個由威權當局所設下,遵循著叢林法則的競爭機制,卻狠狠地箝制住中國人的思想,扼殺中國人的創造力,以及貶抑中國人的自我價值達1300多年之久。

即使到了21世紀的近代,即使都已經改朝換代了,臺灣卻仍舊威權當道,繼續奉行著這套叢林法則,堅守著「考試升學」制度,而這樣的思維居然還根深蒂固地盤踞在許多國人的內心深處;尤有甚者,這套考試升學制度還納入了物競天擇的新自由主義思維,意圖將教育比照商業競爭的模式操作,而這樣的手法竟然還獲得許多國人的認同,把物競天擇的觀念視為理所當然。

即使許多上一代乃至於我們這一代的臺灣人都曾深受考試升學制度之苦,深受物競天擇思維之害,卻仍執意要把這樣的意識形態轉嫁到我們的下一代,繼續要求我們的下一代投入這場由人為刻意塑造出來的戰場中,繼續箝制及殘害我們下一代的創意和思想,繼續貶抑他們的自我意識和價值。這難道不悲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