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台灣投資已有一段時間,剛開始還可以,但這幾年坦白說,我們對台灣非常失望。」

和我說話的是一家多國籍企業大中華區總裁,我到大陸時順道拜訪他,他是美籍華人,但出生於中國大陸。

「台灣最大問題是市場失去了成長動力,不斷萎縮,整個台灣市場規模比一個南京還小。」

這家企業的產品和民生消費有關,相當知名,但過去我不知道原來就是他們家的。總裁知道我來自台灣,所以和我聊很多和台灣有關的事情。

「我有不少台灣朋友,偶爾也會去台灣,但老實說,台灣這兩年已被邊緣化了,我們要的是成長,不能待在一個no growth的市場裡面。」

我問他原因是什麼。

「一部分是人口結構的問題,Aging很嚴重,人口不增長,所以像麥當勞撤出台灣不是沒有道理,未來還會更多。」

我提到台灣不是美食天堂嗎?大家都很願意在吃上面消費。

「這就是問題,台灣小吃太多,大家都在路邊攤隨便吃,不願意買好的產品回家。」

看來我們應重新檢討小吃對經濟的貢獻,雖然造就了許多個體戶,但都沒有交稅,也不利企業和外資的發展。

「台灣政府效率不行,從地方官員到議員,沒有人在乎我們。當然我們投資金額不大,不能要求什麼,但在中國大陸,一個小地方會從上到下歡迎我們,感覺上差別很大。」

我無話可說,台灣非但沒有關心外資,還經常給予行政刁難,用官僚窒息投資人,難怪外人投資比例全球名列末段班。

「台灣很可惜,基本上已無競爭力,市場越來越小,每個人只想過comfortable life。」

最近台灣經濟數據很糟,出口大跌,政府想要靠增加投資來提振經濟。

有人說台灣經濟不好,是因為大家都到中國大陸去了。但其實經濟不好是「果」,台灣投資環境不佳才是「因」,所以企業才去海外投資。

今天再叫企業去大陸設廠,除了鴻海外大概沒有多少人會響應,但這不代表企業或外商就願意在台投資。企業投資有幾個考量:成本低、市場大、法令友善,台灣通通不具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