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總統朴槿惠6日發表演說,最值得注意的是2點,1個是韓國政府嚴重的經濟危機意識,第2個是她提出的「薪資高峰系統」計劃─特別是後者,其成敗與影響非常值得注意。相較之下,台灣政府面對經濟下滑提出的政策,則多為老生常談、了無新意、恐亦難有成效。

朴槿惠在演講中表示,未來三、四年將是攸關韓國成敗的關鍵時刻,朴槿惠警告說全球經濟的競爭將「日趨激烈」,強調南韓經濟需要「動大手術」,才能擺脫經濟成長率低迷的困境,再度躍起。

坦白說,這波全球經濟放緩,倒楣的不是韓國而已,台灣與韓國、中國、新加坡等國同樣受到衝擊,除了出口出現衰退外,經濟成長率也一再下修,台、韓今年經濟成長率預估都在2%上下。

但台灣無論是政府或是民間社會,顯然完全沒有韓國政府表現出的危機意識,包括政府在內的大部份人,似乎都認為只要景氣復甦,一切就會重回「美好的原點」─出口成長、經濟成長上調。不過,如果韓國的危機意識讓其落實經濟改革,下次景氣復甦時,台灣可能又會再次被韓國拋後面。

最值得注意、同時也是「最有趣」的是朴槿惠提出的「薪資高峰系統」計劃。她把改革勞動市場,增加青年就業列為經濟改革的首要任務,其提出的作法算是全球政府所少見。這個「薪資高峰系統」計劃,是讓達一定年資的員工,逐年減薪,並保障其做到退休年齡,而省下來的錢,可以雇用年輕人。朴槿惠說全職與高薪的員工都必須為新一代「讓步」,並指出這是為「國家前途作出重要決定的時刻」

韓國青年的失業率大概在10%左右,台灣也在11-12%上下,青年的失業率都比平均失業率站出1-2倍。事實上,青年失業問題不是台、韓專有問題,而是全球最嚴重的經濟與社會問題。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數據,全球青年失業率超過13%,是平均數值的2倍以上;國人耳熟能詳、名列「歐豬國家」的希臘、西班牙的青年失業率超過50%,意大利是40%。

青年失業嚴重,既是經濟問題也是社會問題。失業者未工作,對經濟當然算是損失;因無收入無法消費,拉低經濟表現;更嚴重的則是長期失業者最後往往更難回歸職場,同時可能因失業影響身心健康,成為另一個社會問題。

不過,幾乎所有國家都對此問題束手無策;經濟擴張不足、投資有限,企業不會增聘太多員工,都是盡量以現有員工為主運作;如果要企業資遣資源員工改雇用青年,也說不過去;被資遣者同樣代表一個失業,更可能負擔著家計。曾有人提出大幅縮短工時,藉此增加對青年的雇用,但此議亦不實際,對企業而言,這是成本的增加,當然不願接受。

這次朴槿惠提出的「薪資高峰系統」計劃,某種程度上是已經考量到雙方的利益與需求了;資深員工逐年減薪,為退休作準備;企業多的錢就可去增僱青年,國家則對企業給予補貼。對企業而言,增加新血與人手,總體增加的成本有限,因此可接受此方案。對社會而言,提高青年就業率當然有正面效益;對經濟而言,平均消費傾向高的青年有工作,消費會增加更多,對經濟也有幫助。

至於被列為減薪對象的資源員工,從朴槿惠要「全職與高薪的員工都必須為新一代讓步」的說法,可以看出他們可能算是「被犧牲」,所以才要他們「共體時艱,共赴國難」嘛。不過,如果減薪的同時,也搭配工作時數、工作內容的減少,讓他們逐步淡出職場,先作好退休前的調適,那被減薪者應該較能接受。此一新政策是否能成功的降低青年失業率,必然深受各國關注。

相較之下,台灣政府提出因應經濟變局的對策,確實是較「老套」─擴大公共投資、吸引民間投資、增加中小企業融資、協助拓展出口….,大都屬於「數十年如一日」不變的老招。這些老把戲是否足以因應目前的變局,改變台灣經濟體質,是讓人擔心了。看看韓國表現出的危機意識,及其提出政策的新意,台灣經濟的未來,確定該憂心了。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