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歐巴馬和馬英九實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這兩人幾乎同一年度就任,也幾乎有同樣的學經歷背景,都是哈佛法學院學生,在總統任期的最後一段時間,都在追求歷史定位,結果卻是大相逕庭。

先看歐巴馬,雖然國會期中改選慘敗,但還是持續推動他所要的改革,包括宣布大規模的移民改革計畫,多達5百萬人立即受益,創近30年之最,如果還包括之前推動的健保改革,這兩法案影響到數千萬美國人的生活。

在外交上,歐巴馬宣布與古巴復交,終結了逾半世紀的冰凍與敵對,獲致各國交相讚譽;同時對中國,歐巴馬也格外強硬,甚至當著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面,重申北京當局最不願聽到的《台灣關係法》。

在伊朗問題上,美國7月14日與伊朗達成限縮核武協議,以換取解除西方世界對伊朗的長年制裁。這項最終協議是建立在今年4月所簽訂的「架構協議」基礎之上,亦即伊朗同意減少2/3提煉濃縮鈾以製造核燃料與核彈核心的離心器,且此數量維持10年不變。

這些政策看似分散,但從國家長期發展角度來說,都是至關重要。因為伊朗和古巴對美國來說,從來就不是真正軍事威脅,而是經濟威脅,也就是地緣政治導致油價高漲的變因,一個不穩定的區域就會讓國際油價暴漲,這是對美國經濟最大問題。

歐巴馬上任後,藉由推動頁岩油革命,讓美國成功轉型為能源輸出國,降低每年龐大貿易赤字,同時藉由降低政治對立,讓油價回穩到每桶50美元,對於美國消費者來說,就是最大利多。

一個國家的領導人,要利用外交政策讓本國經濟和人民長期改善生活品質,本來就是一件困難的事,但歐巴馬站在制高點上所做出的判斷,即便有國會共和黨與大企業的反撲,仍舊會獲得國際和人民的支持。

看看CNN最新民調,截至今年7月25號,滿意歐巴馬做好自己總統工作的還有將近49%的人,比不滿意的還多出兩個百分點,如果從不滿意度來看,在2011年不滿意的還有過五成,但如今已經連續兩個月低於五成。要知道歐巴馬所推動的每項法案幾乎都是結構性的改變,包括給窮人健保、針對能源業和金融業課稅都是,這麼愛走鋼索的總統, 卻還有近一半民眾願意支持,這不是靠臉書發發感想文或者靠政府花錢買媒體廣告就辦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