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挑戰總統大選,宋楚瑜這回真出格了!滿身泥巴做定裝照,不能不佩服年逾七十猶壯心不已,再譏嘲他參選次數最多、落選紀錄最高、宣布退出政壇久矣,都毫無意義,因為中華民國憲與法,都沒規定落選次數以為參選門檻,何況他已塗泥自汙,哪裡在乎再多一坨泥?與其譏嘲,不如看看他的參選宣言,此老能屢敗屢戰而撂他不倒,不是沒有原因。

他的準備顯然比國民黨參選人洪秀柱充分多了,洪秀柱困在國民黨低迷不振的士氣中,一腦袋想的是國民黨政權,參選訴求以藍為標的;而民進黨參選人蔡英文即使有當選的準備,但對國家大政迄今仍不如宋楚瑜的五千字宣言來得清楚。然而,宋楚瑜之所以能說清楚,正足以反映這二十多年來台灣民主政治的走走停停,甚至倒退,才可能讓他一說再說,還是能讓聽者感覺切中要害。

憲政體制和兩岸關係是他講得最清楚的。就前者,他直指要建立權責相符的責任政治,推動修憲工程,不論是內閣制或明定總統任命行政院長需經立法院同意,他以民意為依歸不預設立場,而且,每年到立法院進行一次國情諮文報告,這個比還在主張國是會議、迴避內閣制的蔡英文明確多了。

但他的主張一點並不新鮮,閣揆同意權只是回復台灣七次修憲前的狀態,證明自李登輝執政以來的修憲是一場失敗的民主實驗;至於國情諮文報告,陳水扁總統任內也願意的,是國民黨立委不讓陳水扁風光進國會,而馬英九總統任內沒別的原因,就是笨,連政治主場秀都不懂得做。

至於宋楚瑜承諾的「大聯合政府」,無黨籍總統擬參選人施明德早就主張多次,陳水扁執政朝小野大,即使拒絕釋出權力,至少第一任找了唐飛出任行政院長,也找了當時身在新黨的郝龍斌出任環保署長;對國、民兩黨而言,能掌握過半席次,搞什麼大聯合政府呢?這樣的聯合又何來權責之分?朝野和解、和諧的要義當然不僅在所謂的「聯合政府」。

但對施明德或宋楚瑜而言,一個是根本沒有政黨、一個是有政黨但席次在未定之天,果若當選,他們組成的政府能不聯合嗎?不聯合又如何找到其他政黨協力推動施政呢?然而,聯合政府是比修憲雙首長制更具風險的試驗,成敗因人而異的機率更高,被宋楚瑜感動的選民,不能不深思:這會是你想要的實驗嗎?

在兩岸關係上,他幾乎可說是面面俱倒,既反覆聲言兩岸是制度之爭、生活方式之爭,台灣追求的是生活方式和生存價值的選擇,堅持民主自由,台灣人民當家作主…。厲害的是,全篇文稿不提國共二00五年確立的「九二共識」(口頭脫稿提及),但特別搬出他與中國總書記習近平會面的習語錄「兩岸一家親」壓陣,還好這五個字,已經有台北市長柯文哲幫他打底背書,否則難說不會又討一頓罵;更厲害的是,從習近平的「兩岸一家親」延伸到「首重心靈契合」,結論是「維持現狀是台灣內部最大共識」,與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呼應。宋楚瑜端得出這篇參選宣言,不能不說是自認在兩岸政策上有優勢的國民黨的失敗。

他用國民黨的話罵民進黨,用民進黨的話罵國民黨,然後呼籲不能只是泛藍談團結、泛綠談團結,要跨越藍綠台灣團結,從兩千年迄今十五年過去,離開國民黨的宋楚瑜,四度挑戰大位,超越藍綠都還能成為他的主訴求,親民黨是橘的,非超越藍綠否則沒有選票,但該檢討的當然是國民兩黨,因為兩黨不長進,讓修憲後的兩黨政治始終未能臻於成熟,二0一六小黨參選爆炸,正反應台灣民意對國民政黨的失望和失落。

宋楚瑜參選宣言,確實鏗鏘有力,但一篇漂亮的宣言不代表一場勝利的戰役,記者會還沒結束,他過去黨政職務的「紀錄」,即重新被挖出再起底一次,對這樣一位曾經權傾一時、曾經翻雲覆雨,還能鼓足餘勇再戰大位,甚至塗泥自汙以示重新出發的政壇老將,佩服他老驥伏櫪之餘,不能不感嘆:台灣民主真的走了太多冤枉路,二0一六年,看來也未必繞得出來,這「亂」字還得再忍個好幾年。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