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綱爭議的核心在教育部,套句某反課綱學生對父母的嗆聲:教育部這個單位「對台灣究竟做了什麼貢獻?」教育部又為何要制訂課綱?本文就要來回答這兩個問題。

「一分錢一分貨」,這是市場顛撲不破的真理。但在台灣的教育領域,卻是一般產品比高質產品還貴。以台大來說,各學院學雜費從2萬6千元至4萬元不等,一般私立大學的學雜費則比台大還貴。然而沒有人會認為台大提供的教學品質,和一般私立大學相同。這種「高品質產品比一般產品便宜」的反常現象,正是教育部價格管制的結果。

早年公、私立大學學雜費,皆由教育部統一制訂,近年來表面上雖允許各大學可自主調整,但實際上卻是由各校提出申請,經過教育部「學雜費審議小組」同意後,才拍板定案。也就是說,各大學其實對自己所收的學雜費,只有「建議權」而沒有「決定權」,真正能決定各大學收多少學雜費的,仍是教育部。

價格管制的第一個結果,就是由納稅人來承擔成本。如果讓各校自主決定收費,市場競爭的結果,像台大之類的高質大學,收費一定會比一般大學要高。因為提供高品質的教育須高成本的投入,學校只有向消費者(學生)收取高價才能彌補。

但教育部的價格管制,卻是讓高質大學比一般大學收費低。然而高質大學的高成本投入可沒有因此減少,這當中的入不敷出就由稅收彌補。

以台大來說,學雜費占其收入比重約12%,政府補助就占絕大部份。這無異是納稅人出錢補貼那些上台大的人(包括以前的筆者在內)。這些納稅人,有些是未讀大學就出來工作的工人,有些是白手起家的小老闆,這些人繳稅讓那些會讀書考試的人上台大,接受較好的教育,之後拿到文憑,賺比一般人更高的收入,這就是教育部價格管制的結果。

價格管制的第二個結果,就是高質學校學生供不應求,一般學校學生供過於求。品質較好的學校收費較低,一般學校收費較高,每個人當然搶著擠好學校。於是學生們擠破頭要上台政清交,一般學校則因招生不足而有關門之虞。